日期:1974年2月14日下午四時半

      地點:無線電視大廈五樓彩排室

      主持:本刊編輯何源清

      安排:無綫電視公共關係部余啟謀

      出席:王麗容、黃允財、讀者

      紀錄:盧國沾

     
 
 

 

       本刊舉辦的讀者與電視藝員座談會,最近又在無綫電視舉行,邀請三十位讀者,及電視藝員王麗容、黃允財出席。

       由於這兩位電視藝員的口才甚為了得,雖有時為讀者所難,但對答如流。且看當日談敘情形:(以下王麗容簡稱「

     王」、黃允財簡稱「」、讀者簡稱「」、何源清稱「何」、余啟謀稱「余」)

       黃允財一馬當先,開口介紹本刊工作人員與讀者認識,並邀請王麗容自我介紹。

       王麗容不徐不疾,就以主持「精打細算」時那種語氣,講述她加盟無綫第一期訓練班之前,原是一個美容師,因工

     作關係,初期難以到訓練班上課,後經公司方面特別恩許,讓她提早下班,才能完成訓練班一年的課程,並為「無線」

     錄用,直至現在。現時她已自行開設了一所儀容院,時間方面可以自行支配,因此比從前方便多了。

       黃允財自我介紹時,自稱是個「香港仔」,在香港出生,也是在香港受教育。中學畢業後,曾到過工廠工作。後來

     ,他「進了醫院」——原來轉到法國醫院處理檔案,「見到許多像『杏林雙傑』般的情況」。

       中學時期,他對演戲發生興趣,曾在青年中心演過話劇。後來投考「無線」訓練班被錄取,先派往配音,最近主持

    「智運雙全」及演出電視劇。

       就在此時,茶點經已送到。兩位藝員極力招呼讀者,一時「不要客氣」之聲响個不停

 

    「精打細算」歡迎女性

     讀:參加「智運雙全」有什麽手續?

     黃:從前在「香港電視」刊有參加表格的,但這節目已接近完成階段,如有可能續辦下去,才有參加機會了。

     余:「智運雙全」既暫時不招待觀衆參加,那麽王麗容的「精打細算」又如何?   

     王:「精打細算」只歡迎女性參加,男仕們沒有機會了,只要是十七歲以上的女性,我們都歡迎大家參加。同時歡迎大 

       家參加「減價購物」。

     [之後關於王麗容「精打細算」的對話從略(雙雙注)]

     讀:你第一個電視劇,是否「私戀」?

     王:不!第一套長篇電視劇是「紫薇園的秋天」。

     讀:飾演「私戀」那個蕩婦時,你會覺得尷尬嗎?

     王:(笑)演戲嘛,有什麽尷尬?其實以我的看法:演戲而覺得尷尬,那是演員自己未能進入角色。

     讀:你喜歡演那一類角色?

     王:喜歡演内心感情的角色。但現在我多演些刁辣的角色,這並不很喜歡!反過來,我在「私戀」及「浪子」裡所飾演

       的角色,我相當喜愛。

     讀:我反而喜歡你演刁辣的角色。

     (讀者哄笑)

     王:是啊?那真的感謝你。

     黃:(笑問)其實你自己是否刁辣的那種人?

     王:你看呢?

     讀:近期你不是演出「吳園柳莊」嗎?

     王:是!這個戲快完了!總共二十五集。

     讀:你在戲中飾演那個角色?

     王:大麗!又是刁辣的角色。

     讀:你演出這些近乎反派的角色,平時在街上,有人指罵你嗎?

     王:沒有!

     另一讀者:現在的觀衆都明白的,知道那是演戲,不是真的。

     (衆人笑)

     王:是的!知識水準普遍都提高了。

 

     黃允財樣貌似謝賢 

     讀:黃允財喜歡演那些角色?

     另一讀者:黃允財的樣子很像謝賢。

     黃:似謝賢?不是吧?(笑)

     讀:真的似!

     黃:大概謝賢似我。(笑)——

     (讀者也笑)

     黃:至於我喜歡演些什麽角色,一如王麗容,演戲是不必計較演些什麽角色的,我也是沒所謂的。演戲跟主持節目不同 

       ,主持節目是要做好一個結實的形象,而這個形象不輕易改變,使他一在熒幕上出現時,大家便知道那是個什麽節

       目。但演戲不同,演出不同的角色,演員接受到不同的挑戰。例如我在「大江東去」演出那個「傻仔」的角色,必

       須很「放」,我沒把握演好他,但我要盡力演好他。

     讀:你認爲主持節目容易還是演戲容易?

     黃:到目前爲止,我覺得主持節目較難。須知道:演戲是有劇本可循的,例如當你走過去餐檯那邊,下一個動作,就是

       (他掂起了茶杯)掂起茶杯,(他又喝一口茶)喝一口茶——(讀者都笑起來)這些舉動都預先知道的,只要到時利用自

       己的演技,去演好那個角色便可。雖然這也不是易事,但較諸主持節目,卻較為輕鬆。因爲主持節目,主持人對下

       一秒鐘將要發生什麽事,會否發生亂子,我是一無所知的,因此主持節目需要急才以應付各種事先不可知的場面。

       我主持節目的日子太短了,覺得這仍是一件吃力的事。

     讀:你起初加盟電視台時,是參加配音的?

     黃:是的!其實我最大的志願是演戲,但公司派我進入配音組,大概工作了一年零三個月。

     讀:在此之前,你有配音經驗嗎?

     黃:沒有實際經驗。但進入配音組後我便有機會親自體會到配音的困難。起初我經驗不足,沒什麽角色配,總是在一些

       打殺的大場面中,「打呀!」、「殺呀!」、「衝呀」的人雜聲呐喊。雖是這些皮毛的配音,做起來不習慣,也會

       出錯。我是專心留意熒光幕的,但當那個畫面出現,該輪到我配呐喊聲時,我竟然張口結舌的,喊不出來,實在太

       緊張了。——初期哩,我配音時,動手動腳的配合着,後來才不會。

 

     黃允財談配音經驗

     讀:你配過那些角色?

     黃:多演些配角。後期在「班尼沙」片集飾演堅地、「杏林雙傑」的老院長,其他還有「聯邦密探隊」等……初期我多

       演些「奸鬼」的角色,例如「柔道龍虎榜」的教頭。原則上,配音必須配合劇中人的身分及年齡,例如你配年老的

       角色,你便要(他此時壓低嗓子)壓低嗓子配這個角色,(囘復正常的嗓子)例如你要配年青人的角色,亦須懂得配合

       。這個對我演戲會有點幫助。

     讀:爲什麽「智運雙全」很少女性參加?(這位讀者大概是十四歲的男孩子,手上翻着本刊一篇關於『智運雙全』製作

       過程的文章)

     黃:是啊!女孩子都怕了我!這麽久,好像只有一個女性參加……

     讀:不!是兩個!

     (讀者笑)

     王:證明你是這個節目的忠實觀衆,比黃允財更留意。

     讀:黃先生……

     黃:噢!別那麽稱呼!就叫「黃允財」好了!

     該讀者續說:你將來的志願是什麽?

     黃:我想我會向編導工作方面努力。王麗容呢?你有什麽志願?

     王:我不會學黃允財那樣轉向幕後工作了,因爲我對電視幕後工作的興趣不大。除了演戲,我想我仍會同時向美容方面

       發展。

     黃:我相信這適合你。其實演戲之餘,也需要生活的。我覺得:把演戲作爲一種謀生本錢雖然很好,但是,要是業餘性

       質的,則更好!那是純為興趣而表演,別有滋味。

     王:我想我的情況就跟你說的差不多。我在無線電視並不計較薪酬,不計較派我演些什麽角色。我對電視的興趣十分濃

       厚,但一如黃允財所說:我也要為自己未來的生活打算——這是很現實的事,人都要吃飯。(笑)

     讀:王小姐,你是否最喜歡美容工作?

     王:我對電視與美容都同樣喜歡。

 

     王麗容談婦女之道

     讀:結婚後,你會放棄這些工作嗎?

     王:不會的!不會的!我覺得:如今是男女平等的時代,女性都應該有她自己的事業,不能光是躲在廚房裡。而且女性

       走出社會做事,才能夠跟隨整個潮流發展,如果已婚的婦女整天老躲在家中,她對外面的世界便愈來愈陌生,那她

       與丈夫的思想可能會有很大的距離,這反為不美。她更不會了解社會上的複雜情形,不了解其丈夫在外面工作所受

       到的委屈。諸如此類,都是不大好的。我認為:如果婚姻與事業能夠保持平衡,那就最好。

     黃:嗱!大家聽了,這位小姐的確實很理想的太太!

     王(笑)

     剛才那位手持着「香港電視」,翻着「控制室」那篇關於「智運雙全」製作過程的小弟弟又問:黃允財,「智運雙全」

     的編導是女孩子!是嗎?

     黃:是的,從前是何家聯編導,後來交由紅粉女編導劉韻姿負責!

     [之後王麗容談化粧;及與一位說國語的女讀者談話均從略(雙雙注)]

     讀:黃允財,你在那間學校念書?

     黃:我早期在彩虹邨天主教英文中學,後期在聖智德英文中學畢業。

 

     會講國語被迫學成

     讀:王小姐!你的國語講得那麽流利,你是那處人?

     王:廣東人!

     讀:爲什麽會講得那麽流利呢?

     王:這個,又是拜電視訓練班所賜。我並非替訓練班做宣傳,賣廣告。事實上,我參加訓練班之前,連一句國語也不懂

       的。不過我們第一屆訓練班,是要到邵氏影城上課的,教導我們的都是影圈的前輩。其中有一個導師,他自認不懂

       粵語,因此我們向他請教,或被他詢問時,都必須以國語跟他對答。有此原因,我們只得硬着頭皮說國語,說得多

       了,就通順一些。

     讀:那導演是誰?

     王:我們還是不把他的名字公開吧!

     這時,那位只懂講國語的女讀者,繼續詢問一些有關訓練班報名入學的細節。王麗容一一作答。黃允財也補充一兩句。

     讀:黃允財,你平時做那些運動?

     黃:我呀?我喜歡練一下功夫,但這只是近年間才開始的。我念書時,不大愛運動,文文靜靜的。但當了藝員,因在訓

       練班時學過兩手,覺得對健康有相當幫助。所以最近才練。王麗容,不知你如何保持得那麽健康?(笑)

     王:(笑)這是我美容有方也。

     讀:你學了多少年美容?

     王:三年多。入訓練班前已入了這一行。

     黃:王麗容現在已晉升為顧問級了!

     盧國沾:已經是老闆級了!

     黃:呀!我真善忘。

     讀:黃允財喜歡吃什麽?

     黃:我?喜歡吃生果,及一些辣的食物。

     讀:王小姐呢?

     王:我也是喜歡吃生果、蔬菜。

     讀:吃辣的食物在配音時不怕影响嗓子嗎?

     黃:我還在配音的時候,對煙、酒及辣的食物我都不敢吃,生怕刺激了嗓子,而且那時天天早上去游泳,保持健康,避

       免着凉流鼻水。如今不在配音組了,便放縱一下自己,有時在街上我也吃一下牛什、油條等食物。

     讀:你們那一年進入訓練班?

     黃:好像是一九七…

     王:七一!

     黃:七一年受訓,七二年開始簽約,至七四年八月簽約屆滿,到時是否續約,則要看雙方面的決定。

 

     翡翠劇團實力增強

     讀:爲什麽你會被派入配音組的?

     黃:這大概是當時公司方面配音組需要人手,而覺得我的聲音適宜於配音之故。

     王:可能公司當年的發展不似今天那麽蓬勃,所能容納的新人並不很多,所以就其所長,分派工作。第二期訓練班也有

       這種情形。

     黃:第三期訓練班的同學也快畢業了。我們又將多了一群兄弟姐妹了。而我們的「翡翠劇團」實力也將增強。

     王:「翡翠劇團」是無線訓練班為訓練班本身而組成的劇團,所有無線訓練班藝員都可以參加。

     黃:我們是不計學兄學弟、學姐學妹這一套的。所謂「學無前後,達者為師」。

     王:對輩分等情,我們絕不計較。即使在演出時,佔戲最多的人與佔戲最少的人,在戲中所起的作用是相等的。所以我

       們無分正副,也沒有主角配角等話。

     讀:無線訓練班要辦多久?

     黃:這我可不知道。不過據老師說:要是情況理想,訓練班是會繼續辦下去的。

     王:我們訓練班主任是陳有后。

     讀:假設有人想參加無線電視的配音或其他演出,除了參加訓練班之外,還有什麽可行辦法?

     黃:我相信這是唯一的門徑。除非你是有相當經驗的演員。而公司方面認爲很需要你加盟。另一方面,參加「聲寶之夜

       」也是一個可行的門徑。

       此時話題轉入演出「歡樂今宵」與演話劇的分別。黃允財詳加解釋。

 

     不約而同殊途同歸

     讀:王小姐,你當年參加訓練班時,與黃允財等人是聯群結隊去報名還是個別參加的?

     王:我們是個別參加的。但大家不約而同,殊途同歸。

     黃:我與王麗容在訓練班是最常合作的。我們在學習期間,學演戲時多會飾演夫妻的。(笑)

     王:(笑)對哩!誰料畢業後卻很小機會在同一個節目裡合作!

     盧國沾:在受訓期間有什麽苦處?樂處?

     黃:一如王麗容為例!我們有些同學本身是有工作的。他們都利用晚間到訓練班上課。本來日間工作已相當辛苦,晚上

       還要爬一條長長的廣播道,到無線電視台上課。——當年還是學生階段,很少人會以的士代步的——尤其在冬天,

       廣播道寒風凜冽,吹得好難受。而且由於時間不充分,一抵達無線電視,便要立刻到餐廳買一分三文治,趕快把三

       文治放進衣袋中,一邊上課一邊吃。導師們知道我們的困難,因此不加干涉。初期是相當苦,後期習慣下來。王麗

       容,你又有什麽感受?

 

     每週兩天入邵氏

     王:我記得!我們每星期有兩天進入邵氏影城接受訓練的,每次都有兩部大的旅遊巴士在尖沙咀接送。我們常把巴士當

       作餐廳,因爲大家事先都會買些生果、麵飽、三文治、雞脾、雞翼等等食物,一邊乘車一邊吃。大概吃得一光二淨

       之後不久,便抵達邵氏了。

       其次哩,我們也組織了一班「啦啦隊」,在車上高聲唱歌,惹起途人注視,但我們照唱如儀。因此我進入訓練班學

       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臉皮厚了。更有點好處的是:我離開學校已有一段時期,在無線的訓練班,又重新喚起學生那

       種令人懷念的情懷與生活,別有滋味。我們常常集合在一起,共同學舞、共同學唱歌,雖然辛苦,但樂趣也很多。

     黃:我相信最辛苦的,就是進入邵氏學習那段時間。因爲每次由尖沙咀到影城,沿途交通順暢也要行車四十五分鐘。

     王:遇上塞車時,則往往要花掉一個鐘頭。

     黃:來囘影城要花許多時間,上課也要花許多時間,於是我們早上九時上班的,下午五時下班便立刻乘車入邵氏,到晚

       上十一時左右才返到家中吃晚飯,起碼要淩晨一時才能睡覺。王麗容,你說些趣事聽聽。

 

     受訓時期值得回味

     王:所謂趣事,當然是指學習階段時同學之間共同學習的樂趣。當時,我們下課後,開始排戲,由於地方並不足夠——

       當時這一層樓還不曾加建,因此我們常常利用樓梯轉角、餐廳、洗手間、化粧間或跳舞室等地方練習,那時,一番

       學習熱誠,是令人懷念的。

     黃:你發覺沒有?第二期在學習階段時比我們勤力多了,而第三期訓練班又比第二期勤奮得多,真是驚人!

       接著,讀者又提出談些演戲的苦樂。

       黃允財與王麗容力稱演戲等於吸毒,愈演下去,「中毒」愈深。演戲時演員進入另一個境界,別是一番情趣。

 

       此時已是下午六時二十分過外,座談會不知不覺已談了兩個小時,打破歷次本刊舉辦的「藝員與讀者座談會」的時

     間紀錄。至此,大家又零碎地交換了一些意見,座談會便宣告結束。

       讀者紛紛拿出紀念冊子,上前要求兩位藝人簽名。王麗容與黃允財把讀者送至樓下,揮手道別。

 

                

 

                                   ——1974年3月10日~16日《香港電視》第3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