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一位沈伯伯,他是我們學校隔鄰士多的老闆,但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做「貼士」伯伯。這個「貼士」的意思,

    並不是指小帳,而是指答問題時的一種「提示」。

      沈伯伯最喜歡的電視節目,就是「智運雙全」,因爲這個問答遊戲節目每則答案都有提示,有「貼士」。

      上星期五,沈伯伯興高彩烈地告訴我,說他有機會參加兩星期後錄映的「智運雙全」節目工作。沈伯伯因爲知道我有

    一位表姊在無線電視台工作,就託我問准先去看一次「智運雙全」錄映時的程序,作爲參考,就如他所說的「等我對於上

    電視節目,先有啲『貼士』。」

                 
    參觀「智運雙全」錄映


  錄映「智運雙全」那天

,剛好表姊有空暇。她陪着

沈伯伯和我作「旁聽」。

  我是第一次見到「智運

雙全」主持人黃允財的廬山

真貌。原來他個子不高,一

表斯文,臉上常挂着爽朗的

笑容。與他談話,直覺得他

平易近人,沒有上鏡那麽拘

   


謹,是一位熱誠的年青人。

  節目錄映工作進行得十

分順利,參加問答遊戲的觀

衆對答如流,進度很快,分

數競爭的很激烈。我們在一

旁觀看,也替參加者緊張。

  ……

  就在節目錄映完畢時,

有一位瘦瘦的高個子,架着

 


    眼鏡,書生模樣的到來找表姊。我覺得這個人很面善。趁他與表姊講完話過去與黃允財打招呼時,於是我問表姊一聲。





    林德祿晉升做編導

      表姊說:「佢就係林德祿囉。」我醒起看過他演戲,而表姊以前也介紹過,於是就跑過去與他正式打招呼。

      「林德祿哥哥,你而家做咗大編導,重認唔認得我呀。」

      他回頭望着我,堆起笑容說:「千祈唔好咁叫我呀,我而家仍然重係學緊編導嘅工作咋。」他隨手指着黃允財說:

    「呢,如果想揾編劇、導演、同埋演員,呢位就係全才嘞。」

      黃允財知道他是説笑的,就答道:「我唔係黃全才,係黃允財,唔好搞錯呀。」

      表姊聽到了,也加入說:「你兩個唔駛互相推讓,亦都唔駛咁謙。上個月翡翠劇團第一次喺大會堂公演話劇,你兩個

    都係編導,咁駛乜嘢唔認啫。」

 

    扮演劫賊甚爲逼真

      林德祿說:「咁你記唔記得黃允財扮演嗰個粗魯嘅劫賊亞森,做得幾逼真呀,簡直同佢主持『智運雙全』時嘅性格,

    完全唔同嘅。」

      表姊醒覺地說:「表妹,講畀你聼你都唔信,平時你睇黃允財咁斯文咁有豐度,嗰次佢扮賊,成個粗人,連把聲都沙

    埋、沉晒,真係令人覺得出奇。」

 

    演話劇要多方嘗試

      黃允財說:「演話劇係要多方面嘅嘗試,唔同主持一個問答遊戲節目咁有固定方式同埋性格,『智運雙全』需要一位

    穩定嘅主持人,所以我要盡量鍛煉自己,希望做得好。上次翡翠劇團我編導兼埋演出嘅『希望在明天』可以算係一種新嘗

    試,以後重要請你地多多指教。」

      表姊被他這一番「正經」的説話講服了,說:「指教就唔敢,不過以後黃允財有啲乜嘢劇係自編自導自演嘅,至緊要

    揾埋我去睇。」表姊見我瞪着她,就補充地說:「重要揾埋我表妹添。」

 

     
    (雙雙注:不相關内容從略)           ——1974年2月10日~16日《香港電視》第327期「大姊仔遊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