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他是有了;運,還是欠缺了一點點。他在「智運雙全」中微露頭角,這個節目便被取消

了,這不是運氣不好,還是什麽呢?

  由於無綫第一期訓練班的學員,已紛紛跟無綫續約了,而尚在考慮中的黃允財,則成爲大衆

注目的對象。

  最近,他更成爲報界的新聞人物,因爲有部分報章,刊載無綫爲了挽留黃允財,而特別派他

主持「星辰校際盃」問答比賽這個節目,外間謠傳得繪影繪聲。

  而黃允財若非看了報章,他還不知道,原來自己榮昇節目主持人了。連他本人也被蒙在鼓内

,試問消息來源的可靠成份,又有多少呢?

   
 



  「根據當局證明,沒有其事。」黃允財搖搖頭,露出一絲無可奈何的表情。

  黃允財距離滿約的日期愈來愈近了,任誰都會感到有點茫茫然的,對自己的去留問題,又焉能漠不關心哩!但黃允

財對此,似乎真正有點漠不關心,滿不在乎的,真教人佩服他那不形於色的態度。

  黃允財要考慮續約這回事,並非他存有離去之念,相反的,他對無綫是異常依戀的,三年了,在無綫度過了三年,

那不長不短的日子,任誰都會放下一點感情的,更何況黃允財還算是個飲水思源的人。但,話雖如此,他也不能不為自

己的前途打算,他感覺自己在無綫三年來,一點作爲也沒有,就在他稍露頭角,引人注意,獲人賞識之際,無綫便要把

「智運雙全」這個遊戲節目取消了。這對他,無形中是個極大的打擊,而年來的話劇,他的戯份都不大重。除了怨自己

運氣不好之外,還能說些什麽呢?

  倘若未來的兩年裏面,黃允財的際遇仍舊像兩年前一樣,前車可鋻啊!試問黃允財又焉能不為自己的前途作「三思

而行」呢?

  退一步來説,倘若黃允財不跟任何電視公司簽約的話,他打算從事寫作生涯。一直以來,他對寫作這方面,興趣是

異常濃厚的。

  其實幹慣了藝術工作的人,一旦轉行,又怎能習慣得了?若非必要,黃允財也不希望把環境弄得太惡劣的。他對電

視圈,仍存一綫的希望。

  最近,由於日子過得太枯燥的關係,黃允財一連看了十多部電影。他告訴我,對電影的製作手法,他愈來愈感到有

興趣了。所以,現在的他,唯一的消遣,就是看一些有關電影的書籍,説不定,日後黃允財會通過電視的階梯,晉身電

影界哩!

  我記得第一次跟黃允財聊天的時候,他的右手是戴上一枚白金戒指的,但今天的他,卻換上一隻翠綠色的指環。

  「噢!是朋友送的,但願能帶給我好運。」黃允財動了一下那隻戒指,笑着說。

  智,他是有了;運,還是欠缺了一點點,所以我也同樣祝福他,但願這枚指環能帶給他很好的運氣。

  月底,黃允財打算到台灣一遊,目前手續還在籌備中。這樣也好,離開香港,看看外邊的世界,對一個人的心情來

説,總會有所幫助的。

  在此,我願借某人的一句話:倘若黃允財真的離去的話,這實在是無綫與他的損失。

 

 

(此篇報導特別鳴謝Carmen贈予)                     ——1974年7月21日《新電視》第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