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笑起來有兩個很深大酒窩的男孩子,我到電視台時常遇見他。他見到人總是非常禮貌的微笑打招呼,兩個大酒窩

    就曇花一現的閃出來。對我這個陌生的野丫頭也不吝嗇,有時頗「受寵若驚」。

      雖然他對我來説很面熟,但是也許因爲訓練班的藝員太多,我一直弄不清楚他的名字,所以有時想大聲叫他一下,也

    不敢叫。因爲我就是這樣常常給人家改名易姓,換來一頓臭駡。

      有次表姊在談話間突然說起:「有酒窩嘅男仔真少,黃允財對大酒窩真可以註冊做商標。」「哦,原來嗰個有酒窩嘅

    男仔就係黃允財哥哥。」我醒悟地說。也就牢牢記住。

      有一天我突然無處可去,又上了電視台找表姊。「你忙起來什麽人都不理,閒起來就冤人。討厭!」,表姊一見我劈

    頭就罵。我想我就是財神爺她也不會歡迎我,對她而言:我是神憎鬼厭人物。

      離開她,我在幾個廠之間打了個轉。有三個廠亮了紅燈。我正想推開那扇「節目錄映時,絕對不准進入」的大鐵門走

    進去。有一個打扮成古代書生模樣的人越過我身邊,先我一步推開那扇沉重的大鐵門,我正惱怒這人「唔知爭乜鬼」,那

    人竟囘頭看看我,用手扶着大鐵門,示意讓我先進。同時,他的左右兩頰,閃出他那「迷人的註冊商標」來!

      「唔該晒黃允財哥哥!」我大聲叫着之時只憑註冊商標認人。老師曾教我們大胆假設,小心求證。有道理。

      「客氣客氣!」他一拂他那長長濶濶的古裝衫袖,行了個禮。又自顧笑起來。他笑得酒窩深深的,我忍不住用食指在

    自己的臉蛋上「督」了兩下。翹翹咀角,又不服氣。女孩子的酒窩怎麽長到他連上來?沒道理。

      「你媽咪梗係有兩個酒窩o架叻,係唔係?黃允財哥哥?」

      黃允財哥哥先是怔了一下,才開玩笑說:「唔係,不過我出世嘅時候,我媽咪好中意响我個面度督督下氹我,好似你

    頭先咁督法,點知督得多就督咗兩個窿仔出嚟咯。」

      「我唔信!個面又唔係麵粉造嘅!」我大笑否定。「係嘞,人地話有酒窩嘅人酒量好好o架噃,你梗係好好酒量o架嘞

    ?黃允財哥哥!」

      「我發現你都幾多『梗係』o架噃。梗係唔係啦,我唔飲得酒o架,一飲就醉o架嘞。」

      「我唔信,有一次我好似睇你錄映,你骨碌骨碌飲咗枝香檳,面不改容。」我肯定着說。

      他的大酒窩又是閃呀閃呀的。「你都幾有科學精神o架噃,細路女。如果我真係飲晒個枝酒,我點止面不改容,簡直

    面無人色添呀!」停了停,他作了個安樂狀。「好在個枝係凍滾水。」

      我有點語塞。老師教落的什麽「假設求證」全部撞了版。黃允財哥哥又拂拂衣袖、捲好,兩手互插在袖筒裡。我拉了

    拉一下他的袖口,差不多整把尺那麽長。瀟洒是瀟洒了,只是奇怪古時的才子佳人老爺奶奶怎樣吃飯?總不能把衫袖捲得

    半天高,露出兩個手臂那麽異相。

      還有奇怪的是:古時的人把銀兩怎麽放。電影告訴我,他們的銀兩是放在袖子裡。我不信。袖子這麽濶,怎麽藏銀兩

    ?不是統統滾出來嗎?

      「點會?」黃允財哥哥說。「聽講人地古時嘅衫袖口入面有一個好大嘅内袋,啲銀兩就擠响嗰個内袋o架。個袋大到

    唔止可以裝銀兩,重可以裝其他嘢添噃。」

      「我唔信。」我又一口否定。拉開他的衣袖筒瞧了一瞧,「如果啲銀兩擠响個袖度,咁兩隻袖唔係好似秤住兩個稱鉈

    咁重,啲才子重點會將隻袖拂得咁瀟洒咁優雅?而且拂大力啲都唔得,啲金銀珠寶會分分鐘飛洒出嚟,扑親個小姐o架。」

      「我真是畀你激死。如果係咁講,大把嘢唔妥。好似喺條街度,如果畀人用刀指住要舉手,咁兩隻手一舉,你諗啲銀

    兩碌晒去邊度?」他一笑,大酒窩閃動了一下。

      「碌晒入個身度咯。」我高聲搶答。周圍的人都望了我一眼。但我自認答得很合邏輯,就非常理直氣壯地囘望他們。

      黃允財哥哥大笑了一輪,才對我發表自己的見解:「所以古代啲才子唔易做。分分鐘要顧住出洋相。」      

      「唔係。」我又馬上否定了他的看法。

      「今次點解又唔係呀?」他一臉狐疑,大酒窩也不見了。

      「至少你而家好瀟洒,一陣間錄映嘅時候,你一定會重瀟洒!而且黃允財哥哥,唔講文才,你嘅外型都賽過唐伯虎,

    因爲唐伯虎雖然係江南第一才子都冇兩個咁大嘅酒窩呀!」

 

                            ——1975年3月7日~15日《香港電視》第383期「大姊仔遊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