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期望什麽,只要不太閑就是了。」從話筒的那一邊,傳來黃允財那低沉的聲音,大

概他的睡眠不甚充足,嗓子有點沙啞的。

  近來,在電視台裏很少遇見黃允財,甚至乎連他拍電視劇的時候,也看不見他,因爲「香港

風情畫」是經常出外景的,而最近的幾輯裏,都有他的份,所以他閑不了,亦很少出現在電視台

裏。

  那天,爲了要拍「香港風情畫」之「失落」,大夥兒都在「明珠島」過夜,而剛巧那天又是

陽歷除夕。大家高高興興的,鬧了一個晚上。

  那個晚上,要算黃允財是最開心的一個。

  「好,好,好,」他一連的應道。大概他當時的心情比好還要來得好。

  「明珠島是塊很好的地方,當一個人面對那優美而又充滿詩情畫意的環境,思想最易昇華的

。你不知道,我想了很多,很多……那天實在有意思呢!」



  單是這個地方,就感到黃允財跟一般藝員不同了,他很沉默,很少見他開聲,尤其在電視台。他更愛獨來獨往,

看來倒像個相當寂寞的人。他朋友不少,但他卻一直在追尋自己的朋友。我說他對人太苛求,他不否認,亦不承認,

只愛苦笑。

  他牢騷不少,甚至乎達於飽和,不是對人對事不滿,只是對自己太苛求了。

  只要他是忙着的,他會感到很開心,雖然到目前爲止,他的戲一直都不多,但間中露露面,總比整天悶在家中要

來得有意思。

  一九七四年對黃允財來說,是一段逆境,他的不得志,包括了事業,亦包括愛情,去年的苦難,大概已夠他受。

  雖然黃允財不過廿來歲,他有着一大把光陰,讓他去把握,但當一個人對前途失去信心的時候,他會變成怎麽的

一個樣子呢?頹廢、迷惘是意料中事,總算好不容易的,還決定留在無線,繼續努力。

  事業獲得了一點安全感,但愛情都是敗得一塌糊塗。

  「愛而不愛,不愛而被愛,是同樣痛苦的,當然,被愛總比愛幸福得多的。」

 


  這個男孩感情太豐富,但人生路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更何況是愛情呢!

  「我也不知道是怎樣攪的,總之,總之……一言難盡。」

  所以,去年對他來說,是異常的不如意,他期望七五年能夠一切好轉。

  黃允財唯一的消遣,就是寫寫東西,他一直來最感興趣的,是編劇方面,目前,他要克實

自己的,除了看書外,便是多寫,雖然他喜歡演戲,但他更喜歡編劇,尤其是電影方面的。

  前一會兒,明愛醫院十周年籌款義演,黃允財與一班話劇老前輩,也爲善不甘後人的,一

同合作演出一齣由外國所翻譯成的舞台劇「天邊外」,一連演出三晚,聞說成績相當不錯呢!

  工作能使黃允財獲得一點安慰,但感情上的挫折,他又能承擔幾許呢!

   
    

     (此篇報導鳴謝Paula贈予)                     ——1975年3月2日~8日《新電視》第5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