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七日清晨,黃允財回到伊麗莎白覆診脫較之右手,由於手部劇痛,醫生遂囑咐他留院

醫治,記者在他入院後第二天,特跑到醫院探訪這位爲了工作不要性命的賣力演員。




床前冷清

  記者抵達時,剛好是探病時間,只見黃允財神情落寞,整個人憔悴不堪,原來他入院的首兩天

,頭部自眉心起,不住地痛,使他整夜不能安眠,這兩天對他來說,要比過一個世紀還要漫長。

  黃允財之入院時間,剛巧是復活節假期,我還以爲很多無綫的朋友,已來探視過他,但事實却

並沒有,「公司對你這次受傷,可有特別津貼嗎?」

  他苦笑一下:「公司會替我付醫藥費(記者按:他是住三等房,每天僅收數元膳食費,醫藥費

 
財仔精神憔悴,雙目無神



是全免的)。我目前的情形不是錢的問題,我只望右手快些復原,這是我唯一的願望。」

  我相信,人在病況之中,是特別需要朋友的,黃允財此次入院之後,似乎對朋友又認清了不少,人生觀因而亦隨之

改變。

  黃允財淡淡地對我說:「今次受傷對我有很大的啓發,我不住地想,這樣賣命是爲甚麽呢,試過今次,我才曉得死


字是如何寫的。」

  「你幾時約滿呢?」我問。

  「八月三十號,不過,以我目前的情況,公司暫時是不會跟我談續約問題的了。」他

黯然地說。

 

 


回憶當時情

八月底約滿,續約尚未提及
   


  黃允財受傷當日,是四月十一號,那天,他隨「江湖小子」之外景隊到葵涌拍他踏單車失事的鐘頭。

  「那時,我乘着單車從斜路飛下,突然間我刹掣不住,我爲了保障自己生命安全,已機警地跳離單車,凌空翻了一

個跟斗,可惜還是後腦先着地,右手又被身體壓着,真是倒霉。」他傷感地說。


失事前有預兆

  他頓了一頓,繼續說:「失事前數天,我已感到心緒不寧,周時情緒不穩定,十號那天,更傻愣愣地隨處逛,平日

我絕不到菜市場的,那天竟然一個人跑到街市去逛,接着又跑上九龍仔公園坐,我經過網球場時,還對自己說:改天也

來這裏打網球。想不到翌日亦跌傷手較,還打什麽球呢!」


二十六日動手術

  本來,黃允財進院的翌日,醫院立即就會替他動手術,但後來一位骨科醫生親自替他詳細檢驗,認爲他不宜如此快

動手術,並說他下跌時,腦部首先着地,很可能腦部受震蕩,應先照X光,然後遲一點才動手術。

  黃允財告訴我:「現時,我每天都把右手輕微搖動,免使骨骼硬化,醫生說我腦部已沒問題,二十六號就替我動手

術開刀,五月初或許會轉到九龍醫院休養。」

  對於黃允財對工作的賣力,我們甚感佩服和欣賞,因爲在電視圈中能對工作如此負責的,實在不多,在此,我們「

金電視」謹祝他早日康復。


                                    ——1976年4月27日~5月3日《金電視》第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