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廣播道上行着,迎面而來的

是樣子酷肖謝賢的黃允財,他正想

入無綫錄映一個節目,我死命地拉

着他,希望在他身上挖得一些甚麽

新聞。

  他說:「還是一起入餐廳談談

吧!」

   


  他替我拉開椅子,想不出此小子還

來洋人的一套。要了兩杯檸檬茶後,他

挖苦地望着我說:「又想嚟探D乜嘢消

息啊?」我囘咀說:「自然唔係探你同

陶三姑D戀愛消息。」

  接着是一陣淘氣式的大笑:「喂,

嘢可以亂食,説話唔好亂講啊!我都係

 



唔及你牙尖咀利,言歸正傳,你係門口拉實我,到底想同我傾D乜嘢?」我可被他問啞了,我的確不知道該向他詢問一

些什麽問題!我瞪着眼說:「幹嘛一本正經的,我只是想和你瞎聊一番!」

 



  「喂,黃允財,星期日有冇留係屋企

收睇港姐選舉?」

  「哈,咁嘅盛事點漏得我個份o架!」

  「好呀!」我如獲至寶似的叫出來:

「講吓你對依種選美會嘅個人觀感!」

  他縮縮肩頭,攤大手掌說:「無乜觀

感!」

  「好小子,居然拒絕和記者合作!」



  「我唔係有意拒絕同你合作,而係我個人

的確無乜嘢觀感。」

  「講吓你嘅審美標準和尺度!」

  他略為想一想說:「我認爲一個真正漂亮

的女孩子必須有靈氣。所謂靈氣,就是這個女

孩子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能令人留下深刻

的印象!」

  正欲向他繼續盤問下去,怎知來了一聲:

   



「黃允財,快D呀,輪到你啦!」他便如獲救星般的對着我說:「喂,下次得閒再傾啦。」說完,他便一溜煙似地跑走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