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前途感到迷惘……
     
眉宇間脫不掉一股愁鬱。  
                   
 
不管得意失意,他總把自己關起來,不願與外界打交道,不願讓人了解。他的獨來獨往、冷漠早把大家嚇怕了。他似是不屬這圈子的。
   
——1978年7月4日~10日《金電視》第1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