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允財在視圈是個獨來獨往的人物。他不大買記者的賬,甚至公司的賬,所以在有戯

出街的時候,有關他的新聞、消息絕無僅有;他也蠻不在乎,公司忽略了他,他亦只有默

默的躲在冰箱裏,從不呱呱叫,亂放厥詞來自我發洩。

  我向來把藝員分爲兩大類,一類是「有文化的」,另一類就是「冇文化的」。有文化

那類不僅要有相當的學識,還要有良好的教養。黃允財就是屬於這一類。

  說黃允財「有文化」,或者很多讀者不相信;單從外表來看,他是個憨直,忠厚的年

青人,則稍欠機靈和秀氣。但事實上,黃允財是位作家,曾經出過書,銷數據説頗不錯。

  他那部書的内容雖然脫離不了傷春悲秋,情情愛愛,為賦新詞強說愁那一類,但無可

否認,他的文氣證明了他在寫作方面確曾下過功夫。

  「童年時,我家很窮,自幼我就立下宏願,努力讀書,勤奮上進,要『突破』家境的

貧窮,那時我希望能成爲大文豪。」

   
 



  他對寫作的興趣,就是那時培養起來的。一有空,他就躲上碌架床,用塊木板擱在床緣上,就低頭猛寫。

  然而可惜的是,他那股熱情澎湃的學習期,自從出來社會工作後,就逐漸冷卻下來了。但他有時興之所至,仍然執

筆塗寫一番的。

  在娛樂圈工作這麽多年,他甚麽都看化了,對於這個社會,他也看化了,怪不得有人說,黃允財已經看破紅塵,這

句話一點兒也不錯,對於名和利,他不會刻意追求,但求心安理得,平靜的生活下去,他就感到很滿足了。

 

                                 ——1980年4月8日~14日《金電視》第2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