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允財在無線也有十年了,論外型和演技,實有大紅大紫的條件。可是,他卻不紅不

黑的,似乎老是站在第二線,凡他的朋友,莫不爲他緊張,勸他:「黃允財,你不要沉默

下去了,做藝員要走紅,是不能不爲自己做做宣傳,你這樣很吃虧的。」

  黃允財沉默了一陣說:「在我來說,沒有所謂紅與黑。我將做藝員看成一種職業,藝

員也不過是人,既然是人,就應有人本身的尊嚴,做戲還做戲,做人還做人,如果做人似

做戲,百般討好別人,未免有失尊嚴,對自己亦無多大幫助。」

  「做藝員最重要的是演技。你演技好,自然有人欣賞你,所謂紅與黑,多少有點機緣

巧合。」

  關於演技,黃允財積十年經驗,總結出一套「三大結合」的理論,即先天、後天與機


緣的配合。

  他強調天份極爲重要,聰明的人在同樣的社會環境底下,始終勝人一籌;先天不足的人,任憑後天如何努力,都無

法取代別人,演員尤其如是。

  天資聰敏,還要靠自己努力,通過自修、觀察和思考,逐步揣摸並提高演戲技巧。

  最後還得有機會給你練習,經過不斷的實踐,才能發揮潛能。

  黃允財在「千王群英會」和「無雙譜」中,都擔任了吃重的角色。在「千王群英會」裏,他飾演仇大千之子仇鏗,

此人天資聰穎,傲氣迫人,企圖稱霸全國賭業,是北千王屠一笑的勁敵。在「無雙譜」,飾演隱身術士,正面是個文弱

書生,背面卻是殺人惡魔,兩個角色的性格錯綜複雜,如果不是演技洗煉,實在難以勝任。

  他是個書生氣十足的藝員,溫文爾雅,風度翩翩,不抽煙,不打牌,過着清淡平靜的生活。工作閒暇讀書、寫作,

或者看電影,觀摩別人的導演手法和演技,他最欣賞的演員是德斯汀荷夫曼和阿爾柏仙奴。很奇怪,兩個都是有點神經


質的國際巨星,個性憂鬱深沉,莫非黃允財對他們有所認同?

  他平素看來斯文淡定,一派與世無爭的樣子,事實上他接近而立之年,仍未成家立

室,都是爲了自己的事業。

  他去年初嘗試去新加坡登台演唱,受到影迷出奇的歡迎。今年初本應又可再度遠征

,卻因公司開新戲而未能成行。另一方面,他自從灌了第一張個人大碟「世間情」之後

,對唱歌唱出「癮」來了,並打算在七、八月間灌錄第二張大碟。

  「如果演員的成就到了極限的時候,我會考慮退居幕後做導演。成龍和羅拔烈福都

是這樣。演員始終是被動的,做導演才有機會發揮個人人性的東西。」黃允財業餘除了

寫短篇小說,還嘗試編寫劇本,一有空便度電影橋段。

  平時說話不多的黃允財,話一投契,雄辯滔滔,這才知道,他還有很多計劃呢!

 

                 ——1981年5月7日~15日《香港電視》第7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