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堅城片場餐廳閒坐,突有一位穿着衣衫襤褸,鬍鬚「核突」的男士,捧着一

碗香腸湯麵走到筆者面前那張檯上,一時間被那醜陋的乞兒嚇了一跳,細看之下原

來他是木頭小生黃允財是也。筆者見是相熟的朋友,忙問道:「乜你攪成咁落泊樣

子呀!」「有型呀!乜落泊呀!」原來這是財兄在一部電視劇的造型。

  最近,黃允財又忙於灌錄他第二張個人大碟,這雖然是黃允財「初試喉嚨」,

但成績十分理想,娛樂商也紛紛邀請他遠洋登台演唱。黃允財已答應東南亞之邀,

準備拍罷「龍虎雙霸天」後就前往。

   
 


  「在香港曾否登台演唱?」

  「有,曾在一間夜總會演唱過,這都是吸取舞台經驗,你知啦,我這個初哥進歌壇,什麼舞台規矩也不懂,最好趁此機會

學習吓,不是他日就難登大雅之堂了!」他邊吃麵邊說道。

  「初試登台有什麼感想?」

  「在未出台之前心裏面有許多說話準備向台下觀眾講,點知一出到台前竟啞口無言,心裏面震得很厲害,事關平時習慣在

錄影廠內工作,很少機會接觸咁多人,不自然心裏有點怯!」說話時,黃允財總愛沉着語氣。

  與黃允財談話真是很難由他自覺說出一些事,與他在一起,好似坐在法庭上,法官進行一件案件,一問一答形式說話,遇

上他願意說出來倒還好,如遇上他不大愛說話時,與他一道,簡直是虐待。

  為了要找到更多資料只好再逗他說話。「會不會再拍電影呀?」

  「如果有好的劇本,我會再嘗試拍電影,而且,我覺得拍電影好過演電視,只不過演電視比較固定,拍電影冒險很多。」

他吸着煙說。

  「喂,有沒有想過執導演筒呀?」

  「哈哈!」終於看到黃允財有點笑容了。「執導演筒,唔係咁簡單的,亦不是有鬍子就代表有成熟味!現在萬事皆不能急

,做完一樣至一樣,專心做好一樣再一樣。」

  黃允財在電視圈已有多年時間,過去,他只默默地工作,認為按部就班一樂也。但經過幾年思考,又感到太單調了認為搏

一搏是刺激啲的。


                                 ——1981年1月31日~2月6日《大眾電視》第3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