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不妥協的。」黃允財鄭重聲言說。此語之重,令我有一股壓迫感,很

難相信,是出自一向溫文、陰聲細氣的他的口中。

  但是,這話卻沒有半點鬱鬱不得志的味道,反而感覺是他對未來的決定,是

他繼續奮鬥的支柱。

  若沒有記錯的話,黃允財自「陸小鳳」之後,戲劇生涯就開始平淡下來,像

一湖藏在深谷的池水,沒有一絲波浪。

  雖然,他未曾上到大紅大紫的一層,但是,亦有過鋒芒一刻,照常理來說,

他對平淡的藝術生涯,應有懷才不遇的感受,可是,他不道一點怨言,這數年來

,都是默默地幹。

  他慢條斯理說:「一個藝員去到某階段,能夠繼續去,自然是一件很難的事

,要花的氣力也不少,但是,保持在那階段,不讓自己跌下去,也是一件很困難

的事。現在,我希望自己做一個好演員,這點是決不妥協的。」

  黃允財倒是一位看得透的人,他明白不可能再攀上最高層,就一心致力保持

現在的一切,不讓自己跌落下一層。

  不過,他並不是固步不前,而是向別方面求發展。

  在年前,他灌錄一張個人大碟,在去年,他投身電影圈,從事幕後工作,當

上副導演,「最佳拍檔」受歡迎,他也占一份功勞的。

 
     
         

  

  「最佳拍檔」收得,如一支強心針,令黃允財對電影的信心加倍,在不

妨礙電視工作之下,他是可以向電影努力。

  「你放棄在歌壇發展嗎?爲什麽一張唱片後,再不見你推出第二張呢?」

  「唱片市道怎樣,相信你也清楚,我不是有穩定銷量的歌星,在這時推出

唱片,是十分危險的,看準時機,待市道較好,自然讓你們聽聽我的新作。」

原來,這年來,他仍在鑽研作曲,填詞,已經作好不少歌曲,只待適當時候,

便可面世啦!

  「一直聽聞你談工作,與你閒談,話題總是圍繞公事上,不能單爲工作,

你的戀愛事怎樣呢?」

  他微微一笑,臉上泛現像女孩子似的害羞,令我不禁笑起來,再追問:

「到底怎樣呀?」

  他笑說:「我有一位要好的女朋友,但我不想將這些私事,用來做新聞,

所以,一直以來,我絕口不談這問題,我們還是不談這個吧,總之,我有事業

基礎之時,就是我結婚之日,你一定會知道的。」

  發覺他十年如一日,對原則問題,也是決不妥協的。

   

                                       ——1982年4月24日《大衆電視》第36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