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允材最近可謂春風得意,他笑吟吟地說:「許多電視觀衆對『星塵』的反應不錯

,我在這個片集中戲份甚重,表現機會很多,影迷也一再寫信給我,表示鼓勵!真可以說

,『星塵』是我的代表作!」

  「但在『雙面人』中你怎麽變成個窩囊相了!你當真是個千面人!」筆者笑著說。

  「是啊,在『雙面人』裏面,我扮演鄭少秋的弟弟,這個角色的性格十分軟弱,所以

,內心戲比較多,這對我是個考驗。」

  「『雙面人』中,你的太太劉雅麗紅杏出牆,戴上這頂綠帽,你的感覺如何?」筆者

打趣地說。「假如現實生活中,你當真如此不幸,那你將會怎樣?」

  「不會的,這只是演戲罷了!」


  「你可別這麽以爲,那麽多影迷寫信給你,倘若有靚女寫情信給你,不把你電到暈陀陀才怪呢!」

  「可沒有這回事,我還未曾接到影迷寫來的情信哩,除非妳寫信給我!」

  天!我的乖乖,瞧材仔相貌忠厚老實,以爲是「好嚇」之人,其實不然,這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過,有一位影迷可當真有我心,他(她)早在七、八年前就開始蒐集有關我的資料,如剪報或雜誌上刊登出來

的相片,集在一本大簿中,寄來給我。我一接到這本簿,心中很是感激,可以說,我在這本簿中尋回自己七、八年前的

影子!」黃允材激動地說。



  「原來有這麽多忠實的影迷,難怪你沉浸在電視圈不肯離開呢!」筆者挖苦他。

  「其實早在十幾二十年前我就開始演戲,而正式演戲的經驗則有十年,我喜歡演性

格硬朗、衝突性大的角色,而最近替新藝城拍的『小生怕怕』一片中卻扮演一個醫生。

  「聽說你跟友人合作做生意呢,可有這回事?」



  「是這樣的,我和朋友搞的生意是賣影片,這是個新的嘗試,不過,我的事業仍是偏重於演戲和寫作。」

  「噢,你也搞創作的!」筆者悟起黃允材寫過許多雜文、散言、甚至是短篇小說,而且文筆挺不錯呢!於是說:「

         



你何不寫篇『黃允材自傳』,相信銷路不錯!」

  「好吧,有機會我定會寫的,可惜目前未能抽出時間……」

  「聽說有些男藝員爲了改良形象,特地跑去整容,而你呢,是否需要化了粧才出來見人呢?

  「我並不反對別人的整容,而我偶然化了粧在外面跑,除了剛拍完戲,來不及捨粧之外,就

是要替報紙或雜誌拍照,所以我相信我還不需要化了粧或整了容才出來見人。」

  其實以黃允材如此靚仔有型,其藝術生命只能是越來越旺!

 

 

     (此篇報導特別鳴謝黃允材先生贈予)               ——1982年6月10日~16日《香港电影》第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