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你再不甘於平凡,要超越淩駕自己生活的小框子,覓索一條通向理想目標的路,又儘管

你在精神上奔馳萬里,但返身於物質生活裏,仍是要工作、吃飯、走平凡人的道路。

  這樣的矛盾,比比皆是。黃允材也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在他從事戲劇演出的歷程裏,經歷起跌風浪,他似乎已被訓練成一個很好的舵手,學會怎樣

穩持他的方向。黃允材還沒投身電視以前,是舞台劇演員,從那兒他吸收戲劇的精髓,他把自己

在這方面的興趣變濃。不容考慮,他選擇了演員這職業。

 
 




  演員,是接觸群衆的工作,戲劇是一種媒介。觀衆的反應總值得一個演員開心的,他最渴望知道他給觀衆的訊息能

否掀起回響?這也是他的成績的一部份。

  那麽多年了,黃允材所得着的讚賞和批評大抵均勻,所以他從不自滿,他重視每次演出的水準。

  「作爲演員,我不能漠視觀衆。但我不會再重視偶像式的崇拜,畢竟那種一窩蜂的熱情沒有永遠。但有些觀衆是一

直給我支持的,他們會給意見,也有時會告訴我他們喜歡我的演出,這種回應給我力量,是令我喜悅的。」

  演戲是需要投入角色的,要不然就欠缺一份説服力,那角色成了死物。但有些演員的投入程度是驚人的,即使整齣

戲演完了,他還未能從戯裏抽身出來。這個程度上的界線是那麽難分得清楚,大概是要多經磨練的吧?

  「投入是需要的,但複雜在怎樣將自己分劃成適當的比份,由自己去控制角色。」

  「我覺得演戲的時候,要保持一半清醒去把持角色,注意自己有沒有過火,另一半則以劇中人的身份去感受,了解

角色的變化。但很多時候是無法劃分得這樣清楚的,就在這四六、五五的比份相差下,演員就能進入演出的高潮了。」

  「演戲除了靠天份外,是絕對需要磨練的。」

  數算着他演戲的日子也不短了,在現在仍是忙忙碌碌的不停探索。從舞台、電視、電影、配音到唱歌,他像要突破

點什麽,是嗎?

   



  「我喜歡演戲,但這種滿足感是被動的。演員不是萬能工匠,對於沒有性格和發揮機會的角

色,即使怎樣加工也是沒結果的。要遇上素描得好的角色,才能給我點生氣,帶來一點滿足感。

  「歸咎於生活需要吃飯,那麽現實的問題,我不能任意選擇劇本,拒演不討好的角色,所以

,我說是被動的。」

  「我現在還學習多點關於電影製作方面的知識,結識多點電影圈的朋友,有機會的話,我會

嘗試做些有關製作的工作。也許,由寫劇本開始吧!」

  「這種滿足感又是很充實的。無論我選擇哪種滿足自己的方法,肯定的是我不會離開藝術圈

,我早就屬於這兒的了!」

  黃允材仍是默默的在耕耘,他知道縂有一天,他所付出的辛勞將開花結果。

 

 

                              ——1982年6月10日~18日《香港電視》第76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