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射雕英雄傳」時遇溺的黃

允材,在死亡邊緣掙扎過來,心境到

底有什麽改變呢?對人生有什麽更高

層次的想法?……

   帶着一連串的問題和黃允材細


細的談。

   「遇溺後進了醫院,別人以爲這是件

倒霉事,結果並不如此,我反而證明觀衆

是很接納自己。」他說這些話時,一點也

聽不出有造作的味道,充滿了真誠。

       



   他起勁地說:「很多陌生的面孔來到病床前慰問和鼓勵我;你也知道,我很少在公衆地方做個耀眼奪目的人,也不愛

自我宣傳,但他們卻這樣誠摯的慰問,還鼓勵我說:『就喜歡你過去實實在在的演戲。』這番話肯定了我已往在戲劇上所

付過的代價。」

  黃允材,這個人豈止實在,還有份執着的性格。



  「執着?不是的,認認真真地把戲演好,

是我對自己的要求,也是因爲我實在很喜愛戲

劇藝術。其實這一次遇溺,真是什麽也看透了

,幾十秒之間,甚麽都會過去,我還要強求什

麽?說實話,我現在明白人真是很渺小的,怎



能和大自然抗拒?人也很脆弱,管你懂游泳又怎樣?

到了那時候,連反抗的餘地也沒有;命運控制一切,

我真的相信,根本不能強求:生老病死、悲歡離合都

是天注定的。」

  哎唷,怎麽搞的變成這付消極模樣?

 



  「可不是這樣,我對以前所盡忠的表演,沒有後悔,現在嘛,倒更要珍惜現在的日子、時間、盡所能使屬於我的歲月

變得更燦爛、更充實和更有意義。」

  這便是遇溺後的黃允材?

  「是的,這是很大的領悟了。」他說話一板一眼,穩重而經過思考,一點也不輕浮,真喜歡他,認認真真的。

  其實,他以前已經夠敬業,從事電視表演藝術整整十個年頭,到二年前,開始學做副導演;遲些時候,還有一齣電影

推出,集製片、副導演、演員與一身;由電視到電影、由演員到製片,這還不算珍惜現在,那要怎麽才可以?



   「作爲一個演員,敬業是應當的,我一直不斷要求自己,認真的學習掌握每個角色,我要求自

己是忠心的去幹。」

  他提到敬業就是忠心;以前因爲熱愛戲劇,讀書時代搞戲,教書不過癮,放棄;專心的讀了些

戲劇課程,進藝員訓練班,然後踏上螢光幕,直接的參與戲劇藝術,越做下去,越覺得一個演員非

忠心不可,要忠於角色,要演好每一個被分配下來的戲,連最微小的角色也必須認真的去幹,不能

投機取巧、嘩衆取寵,否則,時代改變,也會被淘汰,只有忠心敬業,才有更長久的演藝生命。

  他喜歡戲劇,已經到了一個狂熱程度。

  「喜歡戲劇是基本因素,作爲一個演員,太長一段時間在幕前,被動的演一些角色,我覺得還

是不夠全面,應該主動一點,學幕後的工作,對戲劇有全面的發展和自我幫助。我想發展幕後的工

作,不單發掘自己其他方面的潛能,也能使自己在戲劇表演上有新的突破。」

  哦,那一年多前改名字,改「財」爲「材」,就是爲了新突破?

 



   「不是的,不是的,黃允財到黃允材,英文拼音上一點也沒有改變,只是筆劃專家說『財』字在五行中欠了什麽,

我也搞不清是欠了什麽事情,反正,他說改爲『材』字,會較好,我覺得無傷大雅,就聽他的。」

  筆劃變易,中國人就最信這個,到底有沒有時來運轉?

  「不知道,你說呢?!身體是好了很多,連傷風感冒也沒有,工作也順利很多。」



  還說順利?都差點淹死囉!

  「所以真的不能不認命了。現在我

要更小心、熱誠、謹慎過生活,珍惜每

分每秒。」

  想拼老命幹啥?

  「演一個真正喜歡的角色」,難道

以前便連一個戲也不喜歡?

  「我是希望演一個自然的、有血有

肉、有深度、有性格、忠奸不這樣分明

,奸中有忠、忠又帶奸,合乎人性複雜

面的角色,這可以充分發揮演員在喜怒

哀樂,情緒變化的技巧,這種角色對一



個演員是項挑戰和理想。」談到表演戲劇,他

就滔滔不絕,使人感染了他對戲劇的熱愛。

  「除了演戲外,我會繼續發展與音樂有關的

藝術,音樂可令人在緊張工作之餘得到鬆弛。」

  黃允材第一隻大碟「世間情」,也頗爲暢銷

,第二隻大碟也在籌備中。

  「這一次在歌曲、音樂技巧上都要比第一隻

碟來得水準高一點,我會填些詞,雖然不夠好,

但能代表自己。」這個人,認真、執着的態度又

來了。

  「你知道嘛,人生不單單只有戲劇,還有很

多事可以發展的,有機會我會認真的學粵劇、舞

 
 



蹈。 」

  這是黃允材的改變嗎?!隨著年日的增加、遭遇的添多、人生經歷領悟擴大,在表演藝術上肯定有更深度的發揮。


  「要更珍惜現在,充分發揮自己,我已經好好的鍛煉身體,有好的身體,矯健敏捷的身手,應

付更大的工作,更具難度的挑戰會來得容易。」

  大難不死的黃允材,沒有沮喪的感覺,反而更積極;照樣養他喜歡的魚、演他的戲、拍他的電

影、唱他的歌,做他喜愛的事,不過會更加認真、更加嚴格,要將自己發揮得更充分、更燦爛。

  一個認真的人,沒有被一些事束縛,仍然要奮發向前,黃允材,我祝福你。

 

                                   ——1983年5月25日《K-100畫報》第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