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雙帶邪氣的眸子,臉上有一對迷人的酒渦,應該是吸引着周遭的女孩;然而,直到

現在,他仍是孤家寡人。不但如此,從開始他就沒有傳出過緋聞,甚麽桃色新聞根本跟他拉

不上關係。

  他就是我們熟悉的黃允材了。




十年時光轉眼過去

  相信你不會對他陌生,忠的、奸的、時裝的、古裝的他都演過,誰說他演得不好?喜、

怒、哀、樂,表情控制得恰到好處,演來入木三分。


  屈指一算,黃允材加入了電視圈已有十多年的時間了,他是賺得了名,其他的不消提了。

  「從訓練班畢業,開始加入電視圈工作,再投入電影界,現在再在電視螢光幕中出現,就好像一場夢,夢醒的時候,

亦是重新開始奮鬥的時候。」

  黃允材的語調常帶點幽怨,内容充滿灰色。

  這就是黃允材的性格,現在的他,思想跟最初的時候,基本上並沒有改變,只是現在似乎已懂得如何去適應這個殘酷

的社會。

 

有一段消沉的日子

  記得,在訓練班時期的黃允材,對演戲好像着了迷一般,不但只是喜歡在螢光幕裏演出,學生們演舞台劇,拉他去指

導一下,他也樂於效勞。這份對演出藝術的熱誠,真是令人讚嘆。

  這樣的一個熱衷於戲劇的人材,在電視圈理應有一番作爲才對。但,事實上,放在黃允材面前的路途,並不是那麽的

平坦(至少他自己覺得如此)。眼看無綫裡一個一個的小生冒出頭來,而黃允材呢?却依然故我,平淡得連他自己也覺得

平淡。他覺得這是一段漫長的不如意的日子。

  昔日,在不如意的日子裡,他會放棄一切,將自己鎖在房間内,自言自語,將内心的抑鬱悶氣寫下來,有時候會用歌

聲來麻醉自己,用音樂去解愁;朋友的關懷他不會接受,只是自怨自艾;那時候他沒有鬥志可言,内心只是埋怨,埋怨這

個時代,這個社會,這個不適合他的環境,從不接受勉勵或自勉,一切都是出於消極的態度。

  十年的時間裡,他曾經被觀衆所遺忘,那時候他處於極度失意的狀態下,他曾經懷疑自己的存在,活在這個社會的意

義,他看書、寫信、試圖尋出真正的他。

  「陸小鳳」時期,「花滿樓」帶給他太多的稱讚,太多的歡愉,之後,他沉寂下來,好一段時間了,觀衆對他似乎已

經漸漸忘記。

 

接受現實重新振作

  突然間,他出現在電視裡。

  「那段時間,我就好像打了枝強心針,對表演行業又回復了興趣,回復了信心。」

  「從那時開始,我接受任何角色的分配,老的、嫩的、有型的、無款的,我都去做,於是我發覺心境突然開朗起來,

朋友亦隨之多起來,與他們的相交使我感覺到人情味的濃郁,推翻了昔日的淡愁。」

  他是現在才開始享受了人生,明白到要活在人與人的世界裡,是要付出的,並且要互相去適應相處始能快樂。現在的

他,將自己從籠子裡放了出來,開始享受自由的氣息,雖然是遲了一點,但比沒有機會品嘗的較幸福得多哩!

 

                                  ——1984年5月5日《婦女與家庭》第5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