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對黃允材不甚好感,主要因那時的他,沉默得可怕,常築起一道厚厚的墻,

那道無形的墻,阻隔着別人接觸他,試過一次訪問他碰了釘後,差點要發誓這輩子也

不再找他訪問,但時間不但令他改變,亦令筆者因他的改變而改變。

  今天,黃允材比以前改變了許多,不再鎖着自己,且已把自己的視野擴廣,主動

接近別人,更樂意與人交友,又勇於接受各種挑戰,可以說,現在的黃允材和過去那

個他,已截然不同。

  自與無綫續了新約,材仔比以前更活躍了,同樣的機會亦多了,拍罷「老爺大過

天」,又有幾集「鹿鼎記」玩玩,和陳玉蓮做對手戯的「信是有緣」亦開始拍,而且

佔戯不輕,演完這個劇,李惠民的武打劇會在六月開鏡,材仔亦榜上有名,看來,他

真的開始交運了。

 



  「所以我要好好把握着機會,盡能力去做好每一個角色,不可令導演及愛護我的觀衆失望。」材仔說得像背台詞般,

但他的誠懇是千真萬確的。

  「信是有緣」除了厰景外,還有以澳門為背景的外景,所以拍完厰景,他便要和蓮妹及一些工作人員拉大隊去澳門。

同時材仔亦向編導提議,拍這段情要拍得浪漫些,情調要浪漫,人也要浪漫,實行要靚仔靚女靚情調,看材仔那陶醉的樣

子,相信戯中的一段情真不簡單。


  「到澳門,並不是日拍夜拍;會不會乘此機會,同何生『抝』手瓜?」筆者問。

  「我相信要令何生失望了,因我向來不賭的,我很喜歡舊的東西,如果真的有空

閒時間,我想去逛街,找那些舊鋪子,看看有沒有古董買,我聼人說那邊有許多舊手

錶賣的,所以想去看看。」始終掉不了文雅的一面,材仔只抱着掘古董而捨掘金,決

不和何生搏鬥,這倒也是有益及有建設性。

  爲了保持形象,黃允材開始注意運動,一有空,就去跑步、擧啞鈴以保持身體肌

肉平均發展,不能讓體重急增。近年,不論老、中青藝員都十分關注體重,因這樣做

不但讓觀衆舒服,演員本身也有健康的意義。

  因爲要演劇集,黃允材暫不接獻唱約了,閒時只在家練唱,最近還自學氣功,希


望在運氣和健康方面得到幫助。材仔還說學氣功不但幫助唱歌,同時對血液運行也有一定的調息,使人精神百倍,又可以

鬆弛神經,如拍戲時,情緒激動或不穩,即可利用氣功調息,這樣便可得收放自如的佳效。想不到他對氣功的鑽研這麽深。

  除學氣功外,黃允材還愛上了攝影,現在他一機在手,但凡花花、草草,男人、女人都成爲他的獵物,希望他澳門之

行讓我們讀者能夠有機會欣賞到他的傑作!

             
(此篇報導鳴謝zihui贈予)                                 ——1984年《金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