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黃允材,你對他認識有幾多?

  不消說——他,就是花滿樓!

  「回想第一次拍『陸小鳳』,飾演花滿樓,我問

導演是否需要開眼,導演說可由自己決定。我想開眼

難度較高,於是決定做個開眼的盲人。」

  雖然聽黃允材道出當年拍「陸小鳳」的小故事,

但心裏總覺得閉上眼睛比開著眼還要難,合起雙眼,

     
 



路也走不來,如何演戲?

  「開著眼裝盲人,眼睛不能眨,淚水就直流;偶爾有塵進了眼睛就更加辛苦,惟有死撐。」若不是經他解釋,難以

想像原來個中如此複雜。

  黃允材一直是個較少新聞的藝員,他自己覺得,當一個演員,只要盡力演好角色,本分的事做好已經非常滿足,無

謂再作其他花巧。




  近期「雪山飛狐」中,他同時飾演福安康和陳家洛

兩角。這無疑是個新的挑戰,談到這次演出,他也直言

不諱遇上了困難。

  「一人扮兩個角色,無疑是比較困難,惟有儘量突

出角色中的特點,讓觀衆有所比較。」這個劇集中,他

和趙雅芝有糾纏不清的感情,而私底下的黃允材至今仍

未傳出婚訊,不知是否曾經滄海?

 





  「愛情是一樣很抽象的東西,我覺得只要兩人一起開開心心已經足夠,很難用言語或文字去形容,要大家處身於共

同環境中才可領會,才可共鳴。」聽了他用頗吃力的語調道出對感情的看法,至於他是否曾經滄海難爲水,就由讀者自

己去猜了!

                                      ——1985年《歡樂無線》第3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