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了,黃允材在無線煎熬了十

三年時間,倒頭來他得到的是甚麽?不

用多說,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其實,連觀衆也看不過眼,嚷著說

:「有無攪錯,派黃允材演這些連茄哩

啡也不如的角色,簡直是浪費,英雄無

用武之地。」一点也没夸张,这是事实

  十三年的日子不算短淺,即使是一

個初出茅廬的小子,經過這長時間的浸


淫,石也可磨成針。何況是一個有演戲天份,大

家都稱他好戲的黃允材?我並沒有半點吹噓。

 

不再放縱

  「一年復一年如此的等待機會來臨,可是最

後還是空等一場,我不許再放縱自己繼續如此下

去,趁合約屆滿,我要向公司提出。」他還是平

心靜氣。

  他提出的又並不是甚麽?就是要求公司給他

平等機會,演一些好角色。娛樂界這行,男女有



別,女的大可賺幾年錢,找一個闊佬,嫁人去了。男的可不會這樣,男兒志在四方,應有自己的一番事業。總不能在

此圈渡過十數寒暑,還是扮演閑角,吊兒郎當的。

  「若然公司派我演出的劇集,我演得不好,只好埋怨自己,與人無關。可是自己並非如此,而公司可有真正給

我機會發揮。每當我有機會標高時,公司總把我踩低,這算甚麽。」他有點不忿氣。「就好像一匹好馬,老是把牠牢

在馬房,沒有給牠機會出賽,牠只會越養越肥,再者便會遲鈍至不能跑動,豈不是浪費!」一個十分恰當的譬喻。

  黃允材在此圈是一位敬業樂業的好演員,他從不介意獲派的角色,或計較酬勞多少,只顧盡忠職守的做好本份。

  「錢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要爲自己的前途著想。無疑公司是間斷的派劇集演出,但有嘢做,不代表有機會。我

也沒想過要公司爲我度身訂造一個劇集,我只求公平,一份好工作。」其實他的要求一點也不過份。眼看自己身旁的

一班同事不斷的向前衝,自己卻不進則退,但這不是他個人所能改變的,全賴公司的政策所致。試問黃允材這一輩的

心情何等難受?

 

演出保證

  長江後浪推前浪,新人輩出是理所當然的,但這種現象,絕非完美。劇集中經常出現那些熟口臉的面孔,身爲觀

衆的總會看膩,包括我在內。但無線仍不厭其煩的催穀。可知道終有一天會得反效果。

  「我也不反對公司栽培新人,但來來去去所栽培的老是那幾位。其他一樣在演戲有潛質的,可沒有法子,機會就

這樣埋沒了。」他也看不過眼,除了爲自己著想外,也爲他人訴心聲,抱不平,這是難得的。

  如今黃允材向公司要求的是演出保證,其實這個問題於無線來說,不難做到,只要將機會平均分配便可。世上無

難事,只怕有心人。

  「我跟林太曾爲此問題而作融洽的商討。假若公司真的不能爲我保證甚麽的話,我將會離去,爲自己另謀出路,

況且目前已有多方面向我招手。」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

  黃允材不失爲一位好戲之人,也許無線不把他看在眼裏,認爲損失這位人才也不足惜。但無線可知道發生在他身

上的問題,也同樣會在其他藝員身上發生。今次是黃允材,下一位又會是誰?他這樣做,不但爲自己說心中話,更爲

所有同事吐露心聲抱不平。其實,這種種問題早已醞釀多時,若無線不及早解決,那麽相信好戲還在後頭。

  十二月份,希望黃允材在事業上的轉捩點會有新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