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沉默寡言實事求是見稱的黃允財,對公司厲行棄舊迎新的用人政策亦有異議,曾經打破緘

默發表感受,説明對未來前途要慎重抉擇,不欲再耽誤青春。



有功有勞·不受重用

  「你在無綫效力十五年,過去予人的感覺是與世無爭,無慾無求,何以對公司的施政手腕亦

表示不滿?」我問起他這個。


  「我不是過問公司的政策,說真的,我們做藝員是沒有這份權利,只是覺得過去付出的努

力與心血,沒有被人家欣賞,想來是很心痛的一回事。新人自然有他們的本錢與潛質,但舊人

也有本身的經驗與身價,無可否認,近幾年來公司在這方面是有所疏忽。」他有感而發,本來

已是低沉的嗓子,還添上幾分淡淡愁緒。

  黃允財是個多面的藝員,能演能歌,有段時間還致力學習幕後工作,希望有另一度發展可


供選擇,他喜歡閲讀,筆底也不差,嘗試寫過小説與劇本,只是,我認爲他是缺乏電視人那份好勇鬥狠的拼勁,他予人的

感覺是不容易知足,但卻非常樂。



從未抱怨·還遭奚落

  「有些同行認爲你曾經有機會可以把握,只是以前不是太重視,以致機會到手也輕易放過。」

  「說我不重視機會?可能是人家的錯覺,無論公司派我演出甚麽角色,是重是輕我都但求盡力演好,但意外又是意想

不到,像十年前我拍『江湖小子』因爲駕電單車傷手腕以致被發仔取代了角色,又如幾年前拍『射鵰英雄傳』翻艇墜海險

差沒命,我都未有抱怨過甚麽,回想以往,無疑覺得付出太多,得到的實在不合比例。」



  王天林說過:「佢要紅早就已經紅咗」的説話,阿叔的一番坦言無疑是傷害了藝員的自尊心

,跟黃允財談及此事,他是執着的認爲,阿叔不會講這些説話,但個中實情他是了解的,就是不

肯接受事實,也不欲將來彼此碰面難堪,對人處事他仍是保留這份固執的厚道。

  「藝員經理林太說你是人材,必然加以挽留。」

 
演花滿樓·最佳人選



  「林太是個通情達理的高層,我也很尊重她,但人情歸人情,對自己的前途是要認真考慮

,我這個年紀也不輕,要切實為未來打算,倘若不做電視,我已有套未來計劃去依循,拍電影

,錄映帶及登台以外,我會嘗試學做生意。」

  「也有人說你在『陸小鳳』再演『花滿樓』比以前更有水準,你可藉此機會有番作爲,你

又認爲如何?」筆者也希望他可以「鹹魚翻生」,努力耕耘的人應有合理收穫,我是這樣想。

  「劇集還未推出,我不敢作出估計,希望觀衆會欣賞,我對再演『花滿樓』是感到有很大

心理壓力,是真的。」他說。

  黃允財!多添一把幹勁與自信,你還有未盡的潛質可供發揮!

 

 

                    ——1985年12月8日~14日《玉郎電視》第4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