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嬣
         


  當年黃允材因爲腿傷(雙雙注:應為手傷),迫得在醫院裏住了一段很長的時間,由於行動不便,

再加上跟醫院的護士又相處熟了,他索性也不轉換醫院。在這段時間裏,他精神上的痛苦可想而知,

難得的是他終于也捱過來了。而在這時間内,「江湖小子」早已播出完畢,周潤發一如想象中的受到

一致贊許。

  當黃允材傷愈之後,他曾有一度想過退出演藝行業,但最後,還是重返電視台。大家對他雖然

都很關心,唯一時間卻又碰不到什麽好角色,加上他平日本就不十分主動爭取,對人又冷冷漠漠的

,有一個時期,他不十分得意。

  直到「陸小鳳」開拍,他才以花滿樓一角得一洗頽態。年前鄒世孝開拍「奶奶早晨」,他更以

 


第一男主角姿態出現,我實在很為他高興。

  黃允材給人的印象一向是我行我素的,也許有人以爲他不願合群,我相信他只是不太合俗。他不會跟人熱情的摟摟抱

抱,更不隨便和人説笑話,不過他也不故作清高。因他喜歡工作,態度嚴謹。且喜歡外表整齊,從不吊兒郎當,每次錄影

時,必先照鏡子,不過這只能說他個人的風格,對誰也沒有妨害。

  我個人覺他很容易談得來,每次見面,我們都會停下來談上一會,有時是交換工作的意見,有時則談些與工作無關的

事。

  我知道他很喜歡唱粵曲,那次在「歡樂今宵」的藝員表演比賽中,他與黃敏儀的一對更得了冠軍,這事使他很高興,

我問他爲什麽不繼續多唱?他曾很坦誠地說:「演一台粵劇,花費很鉅,我們要花時間排練,這些都要花很多錢,又不能

經常表演,所以平常公司都不會肯付出這種代價,私人方面就更加不能負擔了,故此,除非碰上又特別表演,否則很難有

機會經常演出。」

  他認爲,粵劇已面臨沒落的危機,除非有人願意站出來,有力出力,完全抱着不牟利的目的,將它好好發揚開去,最

好還要著書立説,將它的資料有系統的整理下來,成爲戲曲方面的文獻,留存後世。

  且不去說他的見解正確與否,但能有這樣的分析,顯然也不是信口開河就能說得出這種話的。

  所以,誰能說他我行我素、漠不關心?實在,人與人之間的了解,除了要彼此有誠之外,有時着實也還靠緣與機。


  有一天,他告訴我,他想請我吃飯,我笑問原因,原來他於十月中時在某夜總會演唱,他順

道想請「倚天」合作的幾位同事敍敍,我是相信他的誠意的,因爲我向來極少出現應酬場合,如

果爲了要人捧場,他當然不會找我。

  爲此,我暫放下繁重的工作,去赴了這個邀約。

  結果,這一晚來説,對我來說是愉快。他的表演在九時四十五分,而我們八時就到場了,到

的還有天林叔、龍天笙等幾位台前幕後的朋友。黃允材殷殷待客,酒豐菜盛。遺憾的是這一天鮑

方叔身抱恙,不能前來,我看得黃允材對這感到很深的失望,也看出了他對這位德高望重的前輩

的重視。

 
   


  這一晚,黃允材的表演也沒有令人失望,全場氣氛很好,尤其意外的是,藝人之家很多同行都特意去捧他的場,計有

喬宏的太太金子、奚秀蘭夫婦、韓馬利、商天娥、黃愷欣……等。當黃允材最後唱至「朋友」的時候,大夥兒都一齊給他

拍掌和聲,場面感人。

  由於記挂着工作,我和天林叔都在黃允材表演完畢後就告辭了,其他人則留下來繼續熱鬧。走到街上,正下着毛毛

雨,夜開始靜下來了。

                               ——1986年10月28日~11月3日《金電視》第58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