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不平等不單只是人爲,也是自然的,光是看男人四十和女人四十的時候,前者仍可以說是人生另一個風光的

開始,女人又如何?特別是做藝人的,有多少人像汪明荃般,可以在粵劇圈殺出一條血路?回想謝賢,五十歲還可以

做小生。

  黃允材雖已由小生做到中生,但在大陸登台時,仍能發揮大俠的魅力。

                     

要材不要財


  黃允材原名正寫是黃允財,聞說早年他拍一場水上戲,不慎掉下海中險遇溺,故

將財改爲材,以便有木助逃生,財富等閒事。

  黃允材確是個輕利的人,他不是嫌錢腥,只是一切隨緣,不作強求。他的座右銘

是:賺十元也是這樣過活,賺一千元又是這樣過活,何必強求。

  「你當初入電視圈不是爲利?」

  「我當然要生活,但當初入娛樂圈是爲興趣的。無線招考第一期藝員訓練班,我

去報名,伍衛國是我小學和中學的同學,他也有去,但結果我被取錄,他落選。到第

二期再招考時,他又報名,終於也被取錄。」

※他已有二十四年戲齡



  當時阿材從三千名考生中被取錄,感到又開心又光榮,那種感受至盡難忘。

  「我在中學時已參與話劇演出,從沒有想過其他工作。」

  念完中學又投入另一個求學階段,他知道所學的是將來所用,故特別用心學。一星期六天學習,逢二、四、六學

國語,是邵氏提供的,學有關電影的東西,逢一、三學有關電視的。學成畢業,阿材順利被邀簽約。

  一做就是二十四年,阿材對無線有一份深厚感情,但多年來高層多次變動,昔日器重他的人已星散,現時他也轉

投亞視。

 

 

怕人不怕鬼


  「你在亞視經常演皇帝的角色,聞說演過皇帝會好旺,你信嗎?」

  他笑道:「我一向際遇不錯,沒有所謂特別旺,其實我不大相信,因爲我是基督徒。在電視圈多年,聽過古靈精

怪的傳聞,但我未遇過。」

  他相信爲人行得正、企得正,就不怕古靈精怪事。

  「令我驚嚇的不是鬼怪事,而是人爲的,某年我去大馬登台,台下有人吵架,差不多要動武了,我實在好驚,但

躲回後台又似乎不像話,正當狼狽之際,突聞台下大喝一聲:『咪嘈,材哥唱緊嘢,俾面聽埋先。』其他人真的悻悻

然返回座位。」

  「更驚人的也見過,有些客會帶槍捧場,遇到不想應酬的藝人,就拔槍放在枱上,我們只好賞面光陪喝酒。」

  「可能見你有個大酒渦,以爲你酒量甚佳。」

  「那就無辜了,其實我不喜飲酒,且酒量極淺。」

  「如此驚險事,你要瞞著家人嗎?」

  「我回家將經歷告訴他們,他們當笑話聽,笑完就算,怎會叫我別再去登台?可能見我描述得蠻起勁,我也不驚

,他們就不認爲是驚險事。」

  阿材與家人的感情甚佳,平日演慣反派的他,在現實生活是大正派。

  「我現在以登大陸台爲主,以前曾兩次申請往台灣登台,但兩次都臨時有事而告吹,我和台灣似乎無緣。」


 

「陸小鳳」贊好

  黃允材在「陸小鳳」中演過花滿樓,曾大獲好評,他那開眼的盲人角色挺考人,

稍一眨眼就要NG,會累別人重做一次。然而,阿材沒有累人,拍檔劉松仁都贊他好。

  「可能在古裝劇演過正派,所以登台走埠時,會被人以大俠看待,也頗被尊重。」

  「有沒有人邀你合作做生意?」

  「有,但我全都婉拒,一來我沒有生意頭腦,二來沒有興趣,光是爲利而幹,不

是我的作風。」

  阿材好重視工作帶給他的滿足感,認爲賺到錢但賠上自我,是得不償失的交易。

  現在,他有資格對人說:沒有角色難倒他。這也是最感滿足的事。

  「你也毋須一定要留在幕前,你也會寫劇本,聽聞影圈偷橋情況嚴重,你吃過虧

嗎?」

  「試過幾次了,我提供了故事大綱給某人,然後沒了下文,影片上映,橋段熟口


 
   
※阿材拍了許多古裝片
   


熟面,再碰到某人,他會說:『噢,找了你很久,總是聯絡不上,唯有自己創作。』我可以怎樣,只好『哦、哦、哦

』。」

  「試過吃虧,你還繼續創作?」

  「我未死心,那是我的興趣,而且我相信總有好人的,只要給我遇上一、兩個就夠了。」他對人性了解透徹,唯

有這樣,才能輕易原諒負他的人。

 

 

(此篇報導鳴謝妮贈予)                     ——1994年5月24日~30日《金電視》第98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