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華會客室]                
   


黃韻材演藝多面睇






  黃韻材的「花滿樓」形象深入民心,有他出席的演唱會又

怎少得他演繹這個角色的好歌。不過黃韻材的歌集又豈止是電

   
 



視劇的插曲,他不但能唱流行曲,更善唱粵曲,因為他的老師都是名唱家,現代歌曲方面的老

師是許佩、秦燕,而粵曲方面,他是骨子歌王鍾雲山的徒弟來哩!

  在無線電視受訓至成名的黃韻材,在演藝圈發展多元化,他台前演出不同角色外,也曾參

與幕後的製作,做過副導演、編劇等等。

 




  黃韻材對於搞製作,興致勃勃,他說只做演員未免太單調了,所以他不但演,還學很多東西,其中有出人意料之外的

中醫,還有粵曲,近年他都在出錢出力搞些敬老活動,到老人院探訪,唱歌給他們聽。

  而他學中醫,很投入,以濟世為目的,他說電視將搞一個藥膳的節目,他很有興趣參與,因為中醫藥是在人們和生活

中存在,食物與健體作用渾一體,也是醫藥的另一高層次,正如他說做藝人,不拍戲也可參與很多文化藝術,他有時間聽

佛經、學太極,忙得很呢!

 
 
   
     (紅:南紅   材:黃韻材   岑:岑美華)

     岑:小時候是南紅的影迷,事實南紅在螢幕上美麗的形象,是很多少女的夢想;而在電視劇盛行的時候,黃韻材是響噹噹

       的電視藝員,他扮演花滿樓形象迷人,確是殺死人,現在兩大萬人迷坐在我的面前,實在令人興奮。今天約兩位來,

       是想分享一下您們多姿多彩的生活鴻爪。

     紅:剛才我們比你早到,講到在電視台,我們好像都沒有合作過。

     岑:現在,你們不是在一起了?

     材:希望有更大的搞作。

     岑:你不是在7月底有一個演唱會嗎?

     材:啊!對,那是一個歡樂今宵懷舊演唱會,我邀請了以前歡樂今宵的好朋友來演唱金曲,這幾日忙著彩排,森森和斑斑

       更特別從澳門過來操曲哩!

     岑:一向都以爲你專注台前,想不到你做統籌都做得有板有眼。

     材:都是以前在拍劇之餘,百厭周圍走,想學多啲嘢,積下來的經驗。

     岑:講真,黃韻材你涉獵的範圍很廣,除了演電視劇,又到國内外登台、唱時代曲、唱粵曲,聼講你還時常搞敬老活動,

       組合好朋友去老人院探公公婆婆。

     材:喺,我時常都搞這些活動,而我學中醫,也都想以中國的醫藥來服務中國人。

     岑:很多人都敬佩你這高尚情操。

     材:其實一個人的時間,可以作好多用途的。

     岑:眉姐,知道你又學畫,又學書法,還學音樂,時間怎樣分配的。

     紅:都是根據老師的時間,不過我會安排到一項跟一項,所以成日都很忙。

     岑:有沒有帶啲嘢返屋企做?好似學琴?不是最好在家中練嗎?

     紅:不可以的,屋企還屋企,我老公會話我嘈住佢。

     材:楚原叔有沒有學啲嘢,消磨時間?

     紅:無,佢喜歡自己靜靜攤抖。

     岑:可能以前太忙了。

     紅:可以咁講。

     岑:爲甚麽你又那麽活躍,你以前都忙o架!

     紅:唔同人,就有唔同嘅選擇。

     材:有很多做電視電影的,無嘢做,就很不自在。

     岑:我看你們兩位都不愁寂寞!

     材:現在是ATV的合約藝員,公司有嘢做我會忙工作,未有嘢做,我就星期一、三、五打太極,二、四、六游水,我想搞

       個工作室,將學到嘅嘢整理好,例如我學咗中醫,針灸、藥膳都有好多資料,在演藝方面,我想搞好唱歌,聽講學

       京劇,對唱嘢有幫助。

     紅:這個是肯定的,因爲京劇分行當,分用聲的方法,很有技巧,記得我細細個時練聲,都是胡亂的嗌合尺咋!

     材:細細睇過的戯印象好深刻,我細個時常隨阿嫲去龍城戲院看戯,那時好多粵語歌唱片,細個時聼聼埋埋,所以後來學

       唱歌,有很多小調都會唱。

     岑:黃韻材,知道你在南洋有很多影迷,事實你的影迷分佈面很廣哩!

     材:這都可以說是電視劇集的影響力,我的影迷對我很好,有個影迷為我設計一個網頁,裏面的資料比我自己儲存還要豐

       富。

     岑:喺,我都要上網看一看了,眉姐,你有沒有自己的網頁?

     紅:我還未學到電腦,我個仔叫我唔好學,怕我忙上加忙。

     岑:咁又係,你已經夠忙的了。

     紅:其實又不是太忙,有需要,時間仍可以有,好似為咗8月做《帝女花》,我現在都要抽時間出來走圓台,練唱。

     岑:點解只做一場咁少?

     紅:做一場都費好大的工夫,我之所以答應做這一場純粹因爲覺得上一次做《紫釵記》未如理想。

     材:有很多演出,事後再看,真會有想重做的感覺,但這種機會不是時時有,我之前都和伍秀芳做過一齣粵劇折子戲《搶

       傘》,再做的機會不大,其實有很多嘢,我都沒有實行,例如中學時已買了個結他打算學,想不到現在結他還是那個

       結他,但我都未識彈。

     紅:咁!你要搵時間去學了。

     岑:係嘞!好似眉姐咁,天天新款,學不同嘅嘢,生活多姿多彩,才不枉此生呀!

                                   
   

 

    (雙雙注:不相關黃韻材部分從略)                       ——2005年8月《戲曲之旅》第4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