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對戲劇有濃厚的興趣,選修中大校外課程進修學習戲劇,成為他演技成長的

基礎。在醫院當登記員時,兼讀邵氏與TVB聯合主辦的第一期演員訓練班,畢業後得到

不同範疇的演出機會:配音、演戲、主持等。憑《陸小鳳》這位「風流盲俠」花滿樓

,奠定他瀟灑的古裝大俠形象,到《射鵰英雄傳》盡顯癡情的歐陽克擄獲少女心,加

上俊俏的容貌,令支持者遍佈內地及東南亞,更成為他的經典角色。其間,也曾涉足

幕後的編導工作,也會撰寫文章,所以今次的訪問,黃韻材是以文筆親手回答提問,

交給記者一封回顧演藝人生的信,相當珍貴。

  戲劇以外,黃韻材踏足樂壇粵劇界,每年穿州過省開演唱會,更將收益用作行善

,每月堅持在港進行敬老活動,身體力行去回饋社會,善心滿載。



裝備讀訓練班

  七十年代香港戲劇仍未普及之時,年輕小子的黃韻材報讀中大校外課程,由黃清霞博士

主講的西洋戲劇理論,奠定他的演技基礎。同時有機會參與大型舞台劇演出,當中的劇壇師

兄,就是TVB助理總經理區偉林。

  「我只是小朋友,與老師及前輩麥秋、汪海珊、羅卡等湊熱鬧。甚麼戲劇理論、身體語

言、演戲節奏,都是第一次聽、第一次學,實在有莫大的啟蒙作用。後來參加《素娥怨》、

《膽劍篇》等等大型舞台劇,與殷巧兒、梁天、區偉林等前輩演出,也認識了及後加入訓練

班的老師鍾景輝和陳有后,因此種下幾十年的演藝姻緣。舞台劇一場戲十多頁對白,戲味綿

綿,要投入,起落情緒要有理有節、有因有由,一切好像一個編定了的程序,這種舞台訓練

也造就了我演技成長的基礎。」

▼成為《陸小鳳》系列的御用花滿樓,黃韻材演而優則唱,與另外兩位主角劉松仁、韓馬利,出唱片《陸小鳳與花滿樓》,合唱歌曲外,更主唱劇集插曲《決戰前夕》。
▲繼花滿樓,黃韻材演活《射鵰英雄傳》中歐陽克,創造這經典角色。雖然拍攝時曾發生意外差點喪命,卻令他有更大的啟發,變得成熟堅強。


  適逢TVB舉辦首次的演員訓練班,戲癡黃韻材當然不會錯過這良機,於是他白天在聖德勒撒醫院當登記員維持生計,一

星期六晚就去上堂讀書,生活相當充實。

  「登記員的工作是為多位專科名醫收症,帶病人睇病、收診費、寫收據、處理病人入院等事項。晚上就去讀訓練班,

逢星期一、三、五往邵氏學電影,二、四、六則到TVB學電視。一年的訓練中,學習司儀、歌唱、演戲、配音、化妝、武術

、排戲,還有實習演出等。電視電影的實習有五十元薪金,畢業時簽約有五百元人工,七十元交了房租,給了三百元母親

。記得母親第一次收款時,笑得好甜,那嘴角的金牙發光似的,好可愛!而自己每月有百多元在袋中,感到好幸福好有成

就感!」

▲黃韻材也有參與娛樂綜合節目《點只咁簡單》,雖然只是客串,但讓觀眾看到他的喜劇才能,不經意的令人發笑。 ▲早在1975年的《董小宛》與周潤發一同演出,有指及後在《江湖小子》中因黃韻材受傷辭演,才造就了周潤發的成就,二人走上不同的路向,各自精彩。   ▲《抉擇》是黃韻材繼《強人》後,再次參與長篇劇集演出,但有別於《強人》令人討厭的二世祖,他飾演的韓庭初,是位奮發自強,生活高雅富情趣的上流社會君子。看到他演技的豐富,正反角色都能演繹鮮明。
                             


涉獵配音主持

  畢業後,黃韻材隨即被安排到配音組,從簡單的單句,如:「知道」、「係」、「殺呀」、「老爺飲茶」,及後為電

影《蝶變》、《八両金》配音。努力被認同,因此很快就得到新的工作安排,就是主持遊戲節目《智運雙全》。

  「配音不容易呀,眨一眨眼便NG了!後來配多幾句,慢慢上手才配長對白。因為看片集看得多,從中學習不少演技,

也訓練咬字、感情、聲感,來幫助演技增長。想想今天登台唱歌,都是多得當年的配音訓練。配音同時,我幸運的當上遊

戲節目《智運雙全》的主持,更是訓練班中第一位當主持的藝人。當年有一天,周梁淑怡把我召到一個房間,她與許冠文

、劉家傑如主考官,要我讀問題,說答案,來看我的表現,我就一一用心照做。三天後,就宣佈我當主持,同時得到星辰

錶的代理孫秉樞的批准。於是,每星期都要和劉天賜對題目準備錄影。」

  熒幕演出外,黃韻材更與一眾第一、二期訓練班同學組織「翡翠劇團」,租借利舞台演出,加上表演訓練。

  「這是我們的創舉!每人排一個戲,分組排練,有點像比賽,又有推廣舞台劇的味道,在老師鍾景輝和陳有后支持下

,演出很成功,他們看到這群學生成長也感到高興。如果今天的電視藝員能演出話劇,也該好看的,可惜排練需時,成本

、場地缺乏,而且情懷不再,現實艱難,真可惜。」

                             
▲參演第一代《楚留香》,飾演殺害丐幫幫主任慈的嫡傳弟子南宮靈。為了了解南宮靈內心矛盾,他閱讀小說來揣摩角色,演出當中深藏不露的性格。   ▲1979年的《絕代雙驕》飾演一身黑衣造型的黑蜘蛛,在劇中雖然戲份不重,但擁有一身好輕功,黃韻材透過角色,也展示出他敏捷的好身手。   ▲相隔九年的第二輯《絕代雙驕》,黃韻材打破一貫瀟灑的大俠造型,演出滄桑落泊的「天鼠老人」,令人看得心寒,看到他厚實的演技。  
 


受傷後的啟發

  除了以上的演出工作,擁有演技才華,加上俊朗的外形,黃韻材很快被同時安排參與劇集演出,機會不絕,當中更演

活「花滿樓」及「歐陽克」兩大金庸經典角色,至今仍難忘他的瀟灑俠風。

  「最難忘的演出有《陸小鳳》的花滿樓,要多謝王天林給我這個角色,真的深入民心,記得海外登台時,真的『迫爆

玻璃』、萬人空巷。當年新加坡所有的士停駛,晚上七時就回家看《陸小鳳》。我在銀聲夜總會登台,晚晚滿座,真開心

!特別是《射鵰英雄傳》飾演西毒之子『歐陽克』,苦追黃蓉,真是愛得太癡、不得其法。河南衛視前年舉行廿八周年紀

念,於杭州設『射鵰英雄傳大會』,細說當年收視冠軍。劇集為我帶來無限花紅,現在我到中國各省登台,幾千觀眾都叫

我『歐陽大哥』,大家衝上來拍照,衣衫也抓穿了,厲害!」

  《射鵰英雄傳》黃韻材帶來另一個改變,因為拍攝時曾意外遇溺差點命喪。加上,早在1976年的《江湖小子》,他因

自行練習單車受傷,結果易角由周潤發頂上,令黃韻材的演藝路走得崎嶇。所以把名字「允財」改為「允材」,以免再遇

上意外。

  「拍戲受傷時時有,經一事、長一智。以前安全措施不完善,慢慢也補足了。生命的受傷可能給你一個機會反省,修

正後再出發可能方向更正確、離成功更近、事半功倍。年紀漸長,工作中跌低,沒有大不了,站起來再來過啦!演戲不等

如一切,演到好角色是幸運,演好自己、健康、進步、積極努力才是最重要。人要自癒,就如骨斷了,周圍會生一層保護

,使它更粗更強,受傷後我更趨成熟。」

 
  訓練班畢業後,除了得到配音及主持的機會,黃韻材同時安排演出劇集,《巫山盟》中與來自訓練班的新演員擔當主角,他挑戰飾演反派的少爺孫維德,戲路開始多變。
▲民初劇《亂世兒女》飾演典型的熱血青年邵栢年,勇於參與抗日救國運動,表現出冷靜領導的一面,演出相當有感染力。   ▲《龍虎雙霸天》黃韻材罕見的爛躂造型,主演孟森一角,角色與造型一樣,起跌變化很大。
除了經典古裝劇集,黃韻材的時裝劇也令人印象深刻,在《無花果》中穿上七十年流行花恤衫,散發無限青春氣息。
               
       
《楊門女將》飾演西夏二太子飛虎,雖然是一個有勇無謀的人物,不過觀眾卻被他的英氣造型所吸引。
▲《雪山飛狐》再次得到王天林的賞識起用,黃韻材被委以重任,挑戰一人分飾福康安及陳家洛兩角。   ▲透過劇集演出而鍛煉出非凡武打身手,黃韻材在《少林與詠春》將武藝表現得更爐火純青。
《大茶園》中黃韻材反串演出京劇花旦,造型俊美、展現優雅的功架。
 


拍劇擦亮招牌

  相信大家也會好奇,為何再將「允」改為「韻」吧!擁有一把好嗓音的黃韻材

,擅長演唱經典金曲,加上粵劇的「一段情」,拜師著名唱家鍾雲山門下學藝,自

此經常演唱,與樂韻結下不解緣。

  「排過一些折子戲,參加過一些演唱會演出。每年都在新光大劇院舉行演唱會

,除了主要唱流行金曲之外,亦有一些粵曲小調,深受觀眾欣賞。粵曲粵劇是東方

特產文化,要傳承要讓大家一同支持,多購票支持,令文化延續不息,如花葉茂盛

滋長。『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今天曲藝界電影界電視界要繼續繁華並不容易

,必須有新思維,拋棄成見、互相支持,共榮共存!」

  除了幕前演戲及演唱,黃韻材更當上中醫師,濟世為懷,同時種下善心,成立

「友情有愛」義工組織,訪問當天黃韻材邀請記者一同參與,更把握機會向長者們

宣傳《我們的天空》。

  「廿五年後重返TVB實在高興,演一個移民海外回歸的香港人。黃華麒是我的

恩師,從《獅子山下》到電影《拍拖更》都合作愉快,使我學習到不少演技上的突

破和磨練。今次從討論角色、造型和拍攝過程,使我這一位回歸TVB的『新同事』

有莫大享受。拍戲大熱天時,汗如雨下,演員、導演、工作人員誰不辛苦!大家可

能都有一個共同的信念,拍好劇集,在自己崗位擦亮招牌,為生命寫下光輝一頁。

在《我們的天空》宣傳活動中,重遇當年劇壇戰友區偉林兄,談起當年,感嘆時光

飛逝!我演的一集叫『歸去來兮』,當中有句對白令人深刻難忘:『是去!是回!

決定係好容易嘅,最緊要唔好後悔!』我還沒有想過移民,仍希望用自己的技能藝

術,為本土作一些貢獻,生存才有點價值。」

   
                   
現在專注內地巡迴演唱事業的黃韻材,每個月必定抽時間參與香港的敬老活動,演唱會得到的收益,更作用慈善之用,身體力行做善事,出錢出力。
黃韻材親筆進行訪問,展示秀麗文筆,更顯親切。
                           
                                    ——2014年10月6日《TVB周刊》第9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