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允材
   


  懷舊,始終是這年頭的人,作爲逃避生活形式的一個最佳藉口。以前一些雜誌也辦

過六十年代的回顧,反應良佳;麗的始自「浮生六劫」開始,亦掀起了懷舊電視劇的熱

潮。懷舊的意思是懷緬舊日光輝,那不應該是咸豐年間的事,而應該是THE DAY WHEN

WE WERE YOUNG!懷舊使自己回復青春,忘掉了如今壓逼的歲月;懷舊,可以只抽取快樂

的片段,而抹去不愉快的回憶;懷舊,更可以有權繪影繪聲地去敍述當年一些聳動的人

物和事物,而不需負任何責任,那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的聲明基本上可以省回,

故意強調只不過是提點觀衆,多一份綽頭吧!

  「星塵」,就是一個懷舊得叫人議論紛紛而又興奮莫名的電視劇。

 
 



   姚韻、舒敏、方婷、邱彼德、女姐、葉秋霞……,這些名字和造型會叫你聯想起甚麽人呢?這同樣是王天林想知道

的答案!

  本來,隨着電視劇的完結,這些人物和遭遇,就應該像其他電視熱潮一樣,由茶餘飯後的話題漸趨冷却,留待一年半

載之後的重播,再讓人咀嚼回味,好像「山水有相逢」中的李司棋和黃韻詩,到如今想起仍使人感到恍怫歷歷在目!

  但是有一群人却偏不服氣。他們察覺到「星塵」、「懷舊」這些材料除了可供作話題之外,還可以作爲一件賺錢的工

具,利用觀衆仍沉醉於「誰就是某某明星」,「原來佢係咁嘅收場」的八卦心理之下,從螢光幕掀起舞台上,將二十集濃

縮為兩小時,加上那些熱門的主題曲,加上眾星閃閃的號召力,於是乎,就出現了「星塵閃閃今晚夜」這個既非演唱會,

又非歌舞會的「瘋狂惹笑歌唱晚會」!

  這班不服氣的人,當然都是聰明人,難得他們又有無比的興趣和魄力。賺錢固然重要,但沒有激洌的興趣,才攪不成

這樣一個可能吃力而又不討好的晚會!

  如今,一切過去了。「星塵閃閃今晚夜」的成績是雖吃力但討好,既懷舊又創新。而這班人,你我都認識,是六十年

代開始「蒲」的陳欣健,鍾定一、號外雜誌的岑建勲、劉天蘭,還有電視劇「星塵」中那群熠熠紅星!

  一開始,他們已經決定把這個晚會作爲對懷舊的一次致敬。從派發給入場觀衆的節目表(恍如舊式戲院以前的戯橋)

到開場音樂到黃韻詩出場,都那麽誇張六十年代。

  ……

  晚會節目共分四個環節,第一部分是「星塵詼諧化」;第二部分是陳潔靈的歌唱表演,ELISA始終是唱英文歌的好料

子,聼她唱50’S及60’S的舊歌,簡直是一種享受!第三部分可說全晚戯肉,由白茵及江毅模仿著名粵劇伶人女姐及曾叔

,二人的聲綫及舉止,就算後生如我輩,也一看就明!

  雖説是讓個人投考訓練班做趣劇,其實就是讓每顆星星展現身手。當晚演出者計為李司棋、鄭裕玲、曾慶瑜、葉德嫻

、黃韻詩及陳欣健。如果讓我選擇,最喜愛的表演者當然是葉德嫻和李司棋。她們都是屬冷面式幽默,不像其他各人一樣

搶咪搶對白(使人想起歡樂今宵),Deenie模仿白光葛蘭及李司棋表演配音技巧及主唱「賣湯丸」一曲,都叫人拍爛手掌

!(李司棋開演唱會,這次演出大可作為前奏Rehearsal。)

  記憶中,陳欣健以前也曾在一些TALK SHOW晚會(當晚還有蘇絲黃,仙杜拉等)中以模仿羅文而搏得全場掌聲,今次只


   


不過是另一次翻演電視而已!至於鄭裕玲,還是適宜演電視劇多一點!

  本地可供娛樂的節目實在是太單調沉悶,不是看電影,打麻雀

,就是看電視、賭馬,再不然就是音樂會,連維多利亞海放煙花,尤

德到香港都吸引成千上萬的市民,香港人實在太可憐。

  也由於此,好像「星塵閃閃今晚夜」這類型的晚會實在值得提倡

。伊利莎白舘除了讓人聼Concert看拳賽之餘,原來也可以有些新意

——從懷舊得來靈感的新意!

 

    (此篇文章特別鳴謝黃允材先生贈予)                        ——《PEOPLE》(《流行》)

 

     相關鏈接:

     《星塵》

     抹不去的星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