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允材
         
   


  李司棋縱橫影視圈,所飾演過的角色無數,每一個都帶給觀衆深刻的印象,例

如,最近「星塵」之中的李司棋更加使人印象深刻。她多年來所演的角色不少,能

夠予人難忘的回憶,非有精湛演技不可,李司棋演每一個人物都能夠有新的元素加

入,對化粧、服飾的要求很高,她對一切要求高,其實在蛻變中;在一個又一個劇

集裏,從沒有重覆自己,她不斷努力創新,極希望嘗試不同類型的人物;一個好演

員,時常都會有一種野心,希望在永不滿足的表演慾望裏,尋找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啼笑姻緣」是她的佳作,到今天你也不能忘記,那個抱着琴兒賣唱的女子;

 
 



還有「書劍」裏的駱冰,那持着一雙鴛鴦刀的江湖女子,那種冷艷與前者成強烈對比;還有「無雙譜」之中的鯉魚精,

又是那麽亦仙亦邪,尚有精彩的如「山水有相逢」那種藝海恩怨,有血有肉;她一一將這些夢幻織了一個又一個,永遠

在你快要忘記她之前,又給你一個驚喜;成功不是一朝一夕,李司棋的背後是持有極強的適應力及忍性,在敬業樂業的

精神支持下,為演出有好的效果,她不時埋首甚至投入角色的深深靈魂之中,去製造不同角色和形象。

  除了演戲之外,司棋更是幕後配音高手,無線電視早期的配音片集,司棋也曾參加製作;你們大概還記得那個「朱

仔、小寳」的年代;那個小寳是司棋配音的;無可否認配音是一個需要高度反應的工作;而且要多種不同而獨特的聲線

,依照劇中的情緒,在一定的時間裏,說一定的説話;反應稍慢也不能有所成就,司棋在配音的日子裏,總是那麽投入

,而充份表現其專業能力,有陣時片集看多了,配多了,漸漸培養更多吸收演技的機會,以至後來的演出,更有内涵和

充實。

  近年的演出一套比一套出色,在每一個劇集製作前,李司棋都能予人一種工作上的好感;無論對事對人,處處維持

一種良好關係,在這一個圈子,人緣是非常重要的,司棋有能力與工作同事保持一種良好的關係,間接使人喜歡她,支

持她,因而在比較大型的節目裏,受各編導視爲爭取的對象;如果你比較在心,你一定會發覺司棋在形象的設計之中,

最近有了一種新的風格,作更突破式的蛻變,在不斷的改變中,給予觀衆更多有關李司棋的獨特,不是來自衣飾,化粧

的改變,而是藝術生涯的革命、發揮其個人潛力的時候,勢不可擋。

 




  李司棋最近被海城夜總會邀請登台演唱,此為司棋第一次在香港登台表演,雖然

有很多人還是對此感到意外,不過,在此之前,她曾在吉隆坡登過台;在華星出版的

群星高歌中灌了唱片,在電視的義演中,與陳復生演過粵劇;從這些不斷與音樂有關

的演出;司棋的登台確沒有什麽值得奇怪的事。作爲一個藝人來説,當然不是每一項

都能突出過人,但是,當機會來臨的時候,決不該放棄突破增進的時刻;一把尖刀,

在打磨之前祗是一條廢鐵;但既然有了對音樂愛好、而又肯努力嘗試,司棋的登台便

不單單是唱幾隻歌之簡單。

  世人眼光奇怪;種田的農家子弟,一朝坐在辦公室内談生意;總會被人說是撈過



界,一下子不能接受這種改變,司棋演戲一流,別人相信她是個好演員,但偏偏不相信她的歌;就好像作爲一個藝員就不

能唱歌似的,這是什麽道理?有什麽值得大驚小怪呢?難道拍戲的就是不懂音樂;就是失去唱歌的機會;每一個人都有他

潛在的天才,祗要有司棋一般的勇氣,我們都應該佩服和給予支持;君不見有人登台灌碟不停不斷,歌藝還是從前一樣,

毫無改進。

  「社會形象」並非你内心對自己的看法,而是別人眼光中,你是怎樣的一個人。電視的感染力往往決定你在觀衆心目

中的地位,是忠是奸,是明星或歌星等等,觀衆的習慣,又在觀衆之中一個傳一個,形成一種大衆的定義,決定了那種豈

有此理,不分皂白的群衆意識:認爲某人不可幹某事,那麽,某人就一定能把那事幹得好。司棋的歌齡或者尚淺;但我們

欣賞她的,是她終於起步了,她正在接受這一項挑戰;或者前面所要接受的壓力不少,要改變別人的錯誤觀念,最有用的

就是要他們習慣。——使他們終於接受。

  無可否認李司棋今天在改變中,也正在不斷提升自己,鞭策自己,希望在表演藝術上,作多方面的嘗試,找尋更高的

境界,唱歌祗是她多項計劃發展的其中之一,相信不久將來,她會擁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個人大碟,她會在星馬登台間,學

到更多演唱經驗,凡人皆可造就的,祗要她能吸收別人的意見,充實自己。把握機會,無論成敗,都應感覺安慰,萬事起

碼她自己盡過力;司棋肯定是幸福的,就算抛卻名利,她始終擁有一個令人欣羡的幸福家庭!

 

 

 

(此篇文章特別鳴謝黃允材先生贈予)                         ——《PEOPLE》(《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