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演出、焦急、宣傳、票房、利潤與名氣都進展得很好,所以我根本不認識甚麽叫

做「怕」。我不用為向上爬而傷腦筋,因爲我有的是強大幕後支持,只要使他們高興,定

肯在我身上投資。多少對手被我擊敗,我比別人強勁得多,比別人多了一份優厚的背景,

足以使我平步青雲。

  不用擔心我的唱歌技巧,也不用擔心我的演技,管他們有甚麽理論,技巧,水準及資

     



歷,我一概不懂,然而我的歌聲卻永留人間,我英俊的面貌總會把「她們」弄得如醉如癡。我相信,只要木木訥訥,隨

隨便便的在他們當中保留一股傲氣,對他們說一兩句捧場説話,把他們讚得飄飄的,我就可以得到更多機會,這並不是

要出賣甚麽,我只是用謊言去換取他們的支持,給予我更大的機會,使我揚名四海,使我得到一份虛名去滿足他人對我

的祈望。

  我也會弄多一點新聞,使他們常常談論我。例如“他今天搬了,他昨天失戀了,他明天要拍新戯了”。我的一切一

切,我的過去未來,我就是要把自己放進他們的心裏,盡量去給他們見到一個美好的「外表」,要是他們還來不及發覺

我的「内在」,我便成功的活在他們心中了。

  本來,這一切都很美好,只要弄些手段,只要對甲說乙的「壞」,對乙說甲的「錯」,我定可保持自己的名氣、地

位(我將會愈爬愈高),我將會被放進他們的生活中,使他們每一分每一秒都談論着我,我將成無敵,我將是最有前途

的天才。

  可是,現在,我實在有點怕起來,由心中暗暗的叫了一句不好開始,他們對我冷淡得多,對我不再支持了。是他們

把我捧得高高的,就像把我推上不少基石上,原來這一切投資,本來為他們製造更大的利益而已。我漸漸明白,我只是

一個他們玩弄於指掌之間的木偶,他們有能力一手把我製造出來,也將有力量把我毀滅。我很怕,怕的是漂亮的面孔,

怎麽會露出絲絲憂怨、陣陣傷感。是他們把貧乏的我擧得高高的,是他們說我最有前途的。我知道自己沒這麽強大,沒

擁有真才實學,未能經得起這場考驗,我疑慮着,我能否經得起這高高的重撻。偏偏在我傲氣不凡的時候,他們要離開

 
   



我,如今,缺乏一個撐腰的人,缺乏了一切的支持,一起名利皆化雲煙,這變動,

我從來沒有經歷過。我總是活在我的美夢之中。我在發抖,一切來得那麽快,在我

來不及真正認識和增進自己的時候,已經成爲他們的過去,已經崩潰得無可收拾,

頃刻之間,我發覺自己只是一件商品,還有人要買這件過了時的東西嗎?現在我真

該醒一醒了。



                  ——1975年9月9日~15日《金電視》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