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允材
         


     訓練班的幾位同學在餐廳遇見我,大家打過招呼,感覺年青的一代,似在繼承我們的路子。走著從前自己走過的路,他

   們是為參演演戲中一場大宴會而來,大概剛畢業,各人都一片赤誠清純可愛,有著多年前自己的影子。

     我剛剛從訓練班出來時,正所謂想當年,日子並不好過,很難纔有表現機會,演員是被動的,等安排、等被認識,然後

   纔有機會講一句對白,所以不少「民間傳奇」,留下不少傳奇人物,傑出師兄弟的幼稚歲月,做兵卒、做衙差的日子,常常

   出現於螢幕舊戯;那時有通告開工,已經是好幸運,見到同學拿着開工嘅通告,而自己又坐「冷板櫈」,個心係幾唔舒服

   o架,不過,嗰陣時冇話一出嚟就做主角嘅,因爲觀衆都唔知你叫乜水,對你冇認識,導演當然對你冇信心啦。因此要學吓

   跟頭跟尾,有陣時幫手抄吓劇本,做吓群衆咖喱啡都要o架。記得張徹導演嗰陣時拍緊「年輕人」,我哋成班同學就去做咖

   喱啡,睇住傅聲拍戲,都唔知幾羡慕、三十蚊一天嘅人工,都覺得好滿足o架嘞!

     啱啱畢業嘅人工唔多,簽約嘅月薪係五佰蚊,錢嗰陣時好禁洗,重有錢剩,個個月都醒亞媽三百蚊,自己揸住兩舊水,

   成個濶佬咁款,大概無乜開銷啦,唔去泡唔去花,都算係份好好嘅工作,又有前途又有嘢學。

     因爲以前師傅教落,話演藝事業唔簡單,所以大多數嘅同學都好勤力,好有心機工作,行爲操守故然注意,有陣時遇到


啲前輩亞姐亞哥亞叔,真係打醒十二分精神,好緊張又有,好驚又有;恐怕若有得失,只好畢恭畢敬。

  以前嘅演藝技法,各有專長,老師教落,新仔出山,必然要去盡,以求表現,所走路綫又要靈活,

因爲娛樂圈,就好似單程路,前面有車死火,或風馳暢順於路上,後面的車子,怎樣匹數馬力高強,也

無路可通,所以必須改道,找前輩不擅之路,自創風格,自尋出路,換句話說是獨創個人風格、不走舊

有路綫,這句話,多年未忘,導師乃朱維德也。至理名言,放於任何行業,新人後學,皆成指引,是一

道很實用的指標也。柳暗花明又一村,時時要同自己計吓數,檢討改道。路路通羅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