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韋家少爺與呂家小姐自幼相識,以知音難求而相互欣賞,同對音樂愛好

,並以簫郎、琴娘相尊稱,日久生情。誰知韋家與呂家是世仇,互不相讓,終

以干戈相見,簫郎與琴娘終在戰場上兵戎相對,始發現對方真正身份,心情矛

盾痛苦,爲家仇,他倆必要將對方殺戮;爲愛情,他倆互相憐惜,確是左右爲

難!



  1984年9月,TVB綜藝節目 “歡樂今宵”(EYT)舉辦「紅星名劇爭挂帥」

,三周共演出12個劇目,深獲觀衆歡迎。9月6日,黃允材與黃敏儀憑此「無情

寶劍有情天」獲得第一周之「最佳拍檔」,成爲進入決賽的三組拍檔之一。同

周競技的五拍檔爲:梁韻蕊、呂良偉之「風流天子」;盧海鵬、方伊琪「刁蠻

公主憨駙馬」;蔣麗萍、李龍基「十二欄杆十二釵」;呂有慧、甘國衛「驛館

憐香」、區瑞強、鮑翠薇「香夭」。

 

(圖片與故事簡介出自1984年9月20日~28日《香港電視》第881期相關報導)

 
 


     唱詞:

     [上卷]

     韋重輝: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紅梅如豆竹如眉,畫堂雙燕歸。何曾曉月落烏啼,萬點鴉棲,哀身世,猶似金 

         劍沉埋,夢繞檀溪,空餘天邊冷月笑我癡迷。

     呂悼慈:莫怨癡迷苦,雲壓雁聲低,拋開愁懷抱,恨事且休提,冤不計,仇不計。君若心存仁與愛,自似朝陽吐光輝,

         春山碧樹,秋重綠,人在武陵溪。

     韋重輝:壯士悲歌,歲月隨水逝。荒林隱客,空自悼春歸。猶祗怕英雄遲暮埋荒塚,荒草萋萋。一朝化,可憐殘骸成白

         ,聽子規啼。

     呂悼慈:無情明月有情歸夢,同到幽閨。寒暑數十易故土埋軀體。自古王侯螻蟻概化塵泥,莫羨功名,莫羨富貴。

     韋重輝:世上繁華皆虛偽,只堪悲……時兮。

     呂悼慈:時兮。

     韋重輝:胡不歸?

     呂悼慈:時兮。

     韋重輝:時兮。

     韋&呂:胡不歸?

     [下卷]

     韋重輝:琴娘!

     呂悼慈:簫郎!

     韋重輝:正是簫管琴弦皆妙韻。

     呂悼慈:琴伴簫來簫伴琴。

     韋重輝:柳營一闕簫琴怨,仿如舊夢已重溫,只恨此身尚有未了仇,未許我紫竹林中長棲隱。

     呂悼慈:車轔馬嘯臨戰陣,爭權奪利起紛爭,你應撫雄心來自問,蒼生何罪逐征塵。

     韋重輝:爲報公仇和私恨,揮戈殺敵帥三軍。

     呂悼慈:曷若把戾氣消除,息兵刃,琴簫重奏紫竹林。

     韋重輝:頓覺疑雲疑雨便將身世問,森山軍旅地,柳底夜半行。你你你是誰人?直說休驚震。我倆相交十數載,只以簫

         郎琴娘互稱,到底你何姓何名啊?

     呂悼慈:心驚口自噤,傷哉此際欲語又歎未能,勸勸勸君休將身世問。

     韋重輝:天邊月,有霧雲,焉能遮隱月昏暗。琴娘,究竟你與呂氏有何關係,因何深宵到此替佢求和呢?

     呂悼慈:親也敵,敵也親;我共呂懷良有父女親。

     韋重輝:啊?哎吔!知心竟是呂家人,逢敵必誅爲己任,曾經發誓在紫竹林,無情寶劍不徇私。

     呂悼慈:簫郎!你……你……

     韋重輝:唉!辣手摧花殊不忍。

     呂悼慈:君憤恨,揮利刃,君你怒拔利劍我黃泉近。

     韋重輝:你知否韋呂仇怨,難了亦難分?

     呂悼慈:君乃善良忠厚人。

     韋重輝:想到舊仇心漸恨,揮戈攻破城池。血償舊債誅魔君,重復家聲振。

     呂悼慈:莫說仇深,恨更深,以德服人遵古訓。名疆利鎖害盡幾多人,請君你放下屠刀,免卻生靈劫運。莫逞一時意氣,

         便塗炭蒼生。

     韋重輝:種出惡果有前因,若不把呂氏誅除,怎報戴天仇恨?

     呂悼慈:唉,簫郎!冤冤相報何時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呂門何罪不容誅,有甚冤仇唯一問。

     韋重輝:哈哈哈哈哈,一族仇,一家恨!此際不防言底蘊,簫郎名喚韋重輝,乃是恭王嘅血胤,慘被你爹爹施毒計,滿

         門殺戮不饒人。一族歎淪亡,一家罹劫運,矢誓將仇報,殺盡呂家人。

     呂悼慈:哎吔!簫郎竟是對頭人,軍令如山難卸任,君不斷頭我斷魂,無情寶劍殺情郎。

     韋重輝:琴娘!你……你……

     呂悼慈:唉,到底難教郎命殞。

     韋重輝:唉,琴娘!無情寶劍有情天,傷心人處傷心地。簫如響奏,琴當絕音。簫郎不活,琴娘悲。紅梅萎謝紫竹愁,劍

         化陰陽河,人抱生死恨。嘆願獻,簫郎頭,換取琴娘命。不能同生死,殺身願成仁。罷罷罷,捨己爲人甘命殞。

         琴娘,你殺我,你殺我,你殺我喇!

     呂悼慈:琴簫一般絕了音。

     韋重輝:梅竹一般朔風近。

     呂悼慈:怎生捨割怎生分,你死我活誠未能。

     韋重輝:情相牽,心互印。既是難求合巹,我死願你可偷生。

     呂悼慈:堪嗟堪哀雪霜侵。

     韋重輝:血濺青鋒怨劫運,我寧甘犧牲。

     呂悼慈:唉!君休命殞,更請劍下屠殺斷腸人。簫郎,你殺我,你殺我喇!

     韋重輝:唉!不同死,願同生。揮劍斷情,猶不忍。青鋒索命,更不能。劍號無情,人有恨。天如有意怎不稍憐人,低怨

         天心,何太狠。

     呂悼慈:無情劍有情人,琴娘不忍郎命殞,簫郎未許我斷魂。

     韋重輝:祗怕無情軍法難任你空手回。

     呂悼慈:骨肉親情,他他他,他寧不問。

     韋重輝:唉!五鼓更殘雞報曉,斷腸虎將送佳人。

 

     相關鏈接:

     楊宗保與穆桂英之招親

     雙黃是最佳之最佳拍檔

     翡翠粵劇團 黃允材充實內涵